中年女人,要想過得舒心,不要總是「口無遮攔」

li李 2022/06/15 檢舉 我要評論

人老了,要想過得舒心,不要總是「口無遮攔」

時間如水,總是在悄然之間逝去,不知不覺,一生過了一半了。

年少的夢想已經成為底片上漸漸褪去的色彩,中年的拼搏也已經成為記憶,邁入老年的日子雖有不甘,但也要淡然地接受。

人生,總是漸漸沉淀的,錢夠花,日子過得平淡何嘗不是一種幸福?縱使家財萬貫,沒有一個和諧的家庭,再多的錢也沒什麼意思。

人老了,什麼都不重要了,過去的青云之志再輝煌,也不如晚年的幸福更重要。

蘇軾在《冬景》里如此寫道:「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須記,正是橙黃橘綠時。」在詩人的眼里,春花已逝,秋菊已敗,唯有冬景更為美妙。

這是對人生晚年的另一種詮釋。

人老了,管住嘴,守住心,不要總是和家里人較真,就會過得舒心,收獲一個如意幸福的晚年。

01,家庭不和睦,萬事不順遂

梅阿姨今年58歲,一兒一女,按理說晚年應該非常幸福。

年輕的時候,梅阿姨和丈夫靠做生意攢下了不少的錢,兒子結婚時,他們全款在省城買了一套大面積的房子,為的就是讓兒子婚后生活得輕松。

兒子結婚了,梅阿姨卻時常管不住嘴。從兒媳婦坐月子開始,她去照顧兒媳婦和孫女,經常是一邊干活,一邊口無遮攔地「頤指氣使」。

說得多了,兒媳婦不愿意聽,就和她頂嘴,梅阿姨一怒之下吼道:「這是我買的房子,有你說話的份?」

兒媳一氣之下,還在月子里就要和梅阿姨的兒子失婚,兒子好說歹說,把兒媳婦的情緒穩住了,梅阿姨這邊卻委屈得不行,自己養的兒子,卻一心偏向媳婦,她這個當媽的把什麼都給兒子了,卻落不下個好?

朋友勸梅阿姨,都是一家人,不要和兒媳婦較真,再說,梅阿姨說話也有不得體的地方,梅阿姨一聽就生氣:「我自己掏的錢,什麼都是我買,什麼都是我做,我還不能有話語權了?」

愛較真,愛生氣的梅阿姨,動不動就把自己氣得生一場病,她這又是何苦呢?

02 互不相讓,家庭矛盾何時休?

梅阿姨的這輩子,都是強勢的。在家里,丈夫聽她的話,兒女聽她的話,這讓她在家總是占據主導權,什麼事情都是她做主,說起來,算是一個非常強勢的女人了。

但是梅阿姨沒想到,自己偏偏遇到了一個同樣強勢的兒媳婦。這可真是應了那句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兒媳婦對梅阿姨從不肯低頭認錯,梅阿姨對兒媳婦也是越看越不順眼。孫女還沒滿月,她就一生氣回了自己家,臨走前還留下一句:「想作妖,回你娘家去作妖,我可不慣著你!「

為此,梅阿姨的兒子和她談了好幾次,最后的結果卻是碰了一鼻子的灰。去年春節的時候,別人家的兒子都帶著妻兒回家過年,梅阿姨卻和丈夫兩個人獨守寂寞。

丈夫埋怨她太強勢,她卻咄咄逼人地說:「這個家里我說了算,兒媳婦算老幾?想失婚,隨便她!「

大年初五,兒子一個人開車回來看望梅阿姨,進門就被罵了一頓:「有什麼出息?連媳婦都搞不定?這個家,以后她不用回來了!」大過年的,兒子心情沮喪到極點,梅阿姨當然也不舒心。

就這樣,梅阿姨和兒媳婦互不相讓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怎麼勸也勸不動,婆媳兩個人誰也不肯服輸,本該幸福美滿的家庭,總是籠罩著一層烏云。

村上春樹曾說: 「很多人都會說這樣的話:我這人心直口快,不會拐彎抹角;我這人敏感脆弱,難以與人打交道。然而我多次目睹敏感脆弱的人無情地傷害他人,心直口快的人不自覺地再三強調于己有理的歪理。」

心直口快有時候并不是優點,尤其是面對家里人的時候,不要總是口無遮攔,你有時候無心的一句話,往往會暴露你的修養,也會不知不覺刺傷家人的心。

《反內耗》里這樣說:「如果大家情投意合,感情融洽就會產生凝聚力,減少甚至沒有內耗。」

愛,是相互的,感情,是慢慢培養的,人老了,不要太和家里人較真。能夠成為一家人,是前世修來的緣分,守住心,管住嘴,用愛去呵護家庭,你收獲的一定是溫暖。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