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看上去成功的女人,其實都有一個共同特點

li李 2022/07/27 檢舉 我要評論

我活了30來歲,見過三個狠女人。

第一位便是讀大學時期的商務禮儀老師。

她是那種穿著Prada大衣、挎著Gucci包,踩著紅底高跟鞋,走路如風的都市麗人。然而在2009年,每周二下午她的商務禮儀大課,都讓大家愁眉苦臉。

全因她本人如《穿普拉達的女王》中的米蘭達一樣的作風——對進屋的同學當日的穿著打扮連珠炮似得點評及批評。把她在課堂上講的冷暖色調區別、服裝風格、配色技巧一一落實。搞得一幫窮學生像一窩鵪鶉,見她站在門口迎接,都垂著腦袋貓著腰鉆進教室。

課堂上她給我們展示自己的各種奢侈品服飾首飾,講每個品牌的歷史和經典款,那些離大學生的生活太遠,聽之宛如天書,搞得學生們怨聲載道。

變化發生在一個月后。

那天上課鈴一響,她先對大家鞠了一躬,說:

同學們,抱歉,我今天穿了平底鞋來給大家上課,因為今天我是8節課連上,穿高跟鞋的話實在站不住了,請你們原諒。

當時班里一陣騷動,師者自尊,豈有因為穿著平底鞋就要鞠躬道歉的道理?其他老師常有穿運動服來的講課的呢。

她卻做了。

那節課講世界十大化妝品和男士手表選擇和佩戴要素。大家都認真做了筆記。

圖片來自網絡

當我們步入社會,發現她所授并非高深的學問,卻盡是是十分實用的技巧,那些高端品牌的科普啟蒙,也幫我們開拓了眼界,多了一份能與他人交流的談資。

如今很多同學也努力用上了這些東西, 其實并非奢侈,而是與社會角色匹配的武裝。

老師說自己一路走來讀本科讀研究生讀博士都是第一名,但從未因學業懈怠,邋里邋遢的出現在人前。

事實上,女人打扮的愈漂亮妥帖,也會愈發受到尊重,恰似一種武器,或一封介紹信,助力她人生路上越走越寬廣。

我們畢業之年,老師被選中代表學校前往美國進修,與在美工作的丈夫團聚。幸福寫在她美麗的臉上,更熠熠生輝。

第二位狠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是我的朋友小喻。

前幾年,她自詡網絡民工狗,呆在辦公室一坐十來個小時,滿面油光,長髮貼著頭皮,腰上長游泳圈的女漢子。

前年春夏之交,她突然焦慮起來,因為夏天的衣服都穿不上了,于是勵志減肥。

大家都知道減肥往往是「雷聲大雨點小」的人多,何況她其實不胖,一米六,剛110斤。

但她行動起來,每天下班去師大校園操場跑步,一開始很吃力,走一圈,跑一圈,后來一點點加,一口氣跑五公里,還參加了一次半馬。戒糖,攝入低卡食物,不再熬無所事事的夜,不輕易接受朋友的晚餐聚會,搞得很多人想和她絕交。

夏天真正到來,小喻已經瘦到90斤,買了很多好看的T恤短褲短裙犒賞自己。又剪了漂亮蓬松的短髮,整個人面貌煥然一新,鮮活得仿佛回到少女時代。

那年秋天,小喻如愿成功跳槽到一家娛樂營銷公司,收入翻倍,工作也加倍,可即便每天爆肝寫方案做執行,她依然擠出時間運動以保持體重。

賺到的錢帶她一年出國旅行兩次,拍出的照片又美又瘦,也把以前想買給父母的禮物清單一筆筆劃掉,此外,她還追隨自己喜歡的球隊飛過半個中國,在球場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新年伊始,她寫了六個字更新朋友圈: 自律給我自由。

知乎上關于問題「你見過最不求上進的人是什麼樣子的?」的討論,有條高贊回答——

我見過的最不求上進的人,他們為現狀焦慮,又沒有毅力踐行決心去改變自己。三分鐘熱度,時常憎惡自己的不爭氣,堅持最多的事情就是堅持不下去。

生活的龐雜吊詭之處恰恰在此,人總是自動的選擇舒服的狀態,也有太多要素「勸」你安于現狀,甚至我們見不得別人費力改變。

但那些決心爭上游的人卻能隔離雜音,對自己下狠手,減肥就真的去運動去節食,想跳槽就全身心投入,了解新行業的一切動向,抓緊研究,想當博物館志愿者,就每天花時間主動學習歷史文化,踴躍報名...

這些故事每天都真實發生在朋友圈,當自我足夠自律強大,世界便會為其讓路。

第三位狠人,是為我們公司送桶裝水的姐姐。

她約摸35歲上下,身形嬌小,但手腳麻利,一層樓七八間辦公室,搬水,換桶,記賬兌水票一氣呵成。

講到這些你肯定以為她會是那種穿著灰撲撲登山服樣式的,素面朝天的中年婦女。

其實,非也。她每次出現,對我們來說都是驚喜。

今天下午,又在樓道里看見她,玫紅色修身針織上衣,黑色闊腿長褲,黑色貓跟鞋,時髦漂亮。

像她每次來送水時一樣。即便推著小推車,車上裝著笨重的桶裝水,也像走在時裝周發布會一樣,干練自信,絲毫不因職業而折損氣質。

她這樣硬核的穿著,總引發辦公室的議論,開始是異樣的打量,漸漸的變成了崇拜和敬重。

畢竟我們這群穿著不修邊幅來上班的所謂白領,有什麼資格笑一個精致裝扮的送水女工呢?社會分工不同罷了。

很顯然,大家的議論也沒有辦法改變送水女工的行為,每一次,她還是穿著時裝來送水換桶兌票,不卑不亢。

波伏娃在第二性中說:

女人的不幸在于被幾乎不可抗拒的誘惑包圍著; 她不被要求奮發向上,只被鼓勵滑下去到達極樂。當她發覺自己被海市蜃樓愚弄時,已經為時太晚,她的力量在失敗的冒險中已被耗盡。

越長大,我越感覺到人生的枷鎖對女性更沉重,愛化妝打扮會被很多人誤會「妖精,撩騷」,關注和喜歡名牌就被貼上「拜金」表情,做一份底層基礎工作,或結了婚有了孩子,便只剩黯淡無款式可言的衣服,和不加修飾的一張臉是為政丨治丨正丨確...

但好在,如今有許多女性已經「醒來」。她們不是立下美好人設的明星,不是高高在上的富人,只是平凡像我的老師,小喻及那位不知名的送水女工,當然還有千千萬萬的精致女孩...一樣。

說到底社會是一個大熔爐,還是一個大秀場,并非由社會決定,而是其中每個獨立的個體。那些不敷衍,用力生活,努力豐盈自己的女性,終將獲得命運的嘉獎。

我相信著,也努力付諸行動著...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