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平凹:真正的女人味,大多與美貌無關

li李 2022/06/14 檢舉 我要評論

01.

真正的女人味是什麼?女人應該怎麼活,才能越來越有女人味?

有人說,溫柔、長得漂亮就是女人味,畢竟誰都無法拒絕美好的事物;也有人說,女人不必取悅男人,能管著男人,用實力征服男人,做個女強人而不是嬌小姐,也是女人味的一種。

思維方式的不同,決定了每個人對「女人味」的定義不同,漂亮女人和女強人,誰更具有女人味?

站在男性視角下,賈平凹這樣定義「女人味」:

「獨立做女人的人格,熱情地對待生活,對待自己,為自己而活,活得美好,女人越會對男人產生永久的吸引,這就是平等,與男人平等是真正地活出了女人味。」

每每讀來覺得甚妙,或許可以讓我們對「女人味」有一個全新的認知。

02.

在《關于女人》這篇文章中,賈平凹毫不掩飾地揭露出男性對漂亮女人的看法——每一個男人,不論有多理性,只要見到活生生的、漂亮的女人,沒有不產生異樣感覺的。而所謂一見鐘情,鐘情的當然是外貌。

「女為悅己者容」,有時候,女人也習慣用漂亮的外貌吸引男人的注意。一個長相漂亮的女人,走在街上引起高回頭率,即使嘴上罵一句流氓,心里恐怕也會有幾分得意。

賈平凹講了一個故事,有個男人在娶妻時問女人為什麼嫁給他,女人說:是上帝派我來管理你的。

這話乍聽讓人覺得女人很有膽量、有魄力,在那個年代,能說出「管理男人」這句話,實在讓人佩服。

可是仔細琢磨,味道又變了。

所謂「管理」,直白地說就是「我用美貌征服你,讓你乖乖臣服在我的石榴裙下」,從古至今,好像都是如此——男人征服世界,女人用美貌征服男人。

但女人的美貌又是轉瞬即逝的,如果漂亮的臉蛋是女人在這世界的通行證,那麼,這張通行證也是有時效的,到了一定時間自動失效,到那時,女人又該靠什麼活著?

說完女人的美貌,再說女強人。

女性獨立意識覺醒的今天,不少女性不再靠美貌征服男人,而是與男人爭取平等,沒有男人也能活成一整個世界。

比如有人說,我自己能賺錢、有車有房,要男人有什麼用?再比如有人說,我強大到足夠與男人抗衡甚至壓倒男人,做感情里的主導者。

在賈平凹看來這樣也不對,獨立、強大是優點,但如果都想做「主導者」,想站在高處俯視對方,這段關系依然是失衡的。

女人若是這樣活著,依然 談不上有「女人味」

03.

那麼,女人應該怎樣去活?

在這本書里,賈平凹有許多關于女人的見解,其中有一句話讀來頗受啟發:

女人要做真正的女人,就得摸清男人的秉性,男人骨子里有喜新厭舊的因子,高尚與卑下的男人之間,最大的區別是克制力的強弱等。即使男人娶了一個貌美如花的妻子,也會覺得外面的美女勝過家里的那個。

聰明女人懂得,想讓自己具備長久吸引力,靠外貌不管用,而是要追求「平等」,懂得「自我獨立」的重要性。

不論你外貌如何,漂亮還是不漂亮, 只要你能平等地生活、平等地與男人做夫妻,你便自然而然具備了女人味。

所謂平等和獨立,就是看見自我、為自己而活,保持個性、熱愛生活,活得有趣灑脫,賈平凹用了一個詞——「常活常新」來概括有魅力的女人。

這種常活常新的魅力,是吸引力,也是女人味,大多與美貌無關。

在賈平凹看來,這種女人味,是女人的「態」,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氣質和風度,美貌不能長存,氣質和風度卻可以伴隨一生。

氣質是可以通過后天培養獲得的,氣質往往藏在一個女人走過的路里、讀過的書里、看過的美景里。

就像主持人董卿,熱愛閱讀、不斷精進自己,詩詞歌賦信手拈來,談吐大方得體,即使進入不惑之年,也依然獲得優雅、從容,這便是她身上的「女人味」。

就像《簡·愛》里的簡,即使出身貧窮,也沒有看低自己,而是堅決捍衛「生而平等」的權利,這種力量,便是她身上的「女人味」。

一個女人,越活越有女人味的表現,就是活得自由、平等。

用賈平凹的話說:這是社會的進步,女人這麼活下去,活著的才是真正的女人。

今日話題:

你覺得真正的女人味是什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