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學會為自己考慮,別再「窮大方」,餘生更幸福

何為「窮大方」?是指給予別人的東西或金錢超出了自己所能承受的下限,但還是因為好面子,維護自己的虛榮心而表現出來的「大方」。

生活中,不缺乏這樣的人存在,他將面子看得很重,不斷勉強自己做出一些自不量力的事情,給自己平添許多煩惱,但下一次還是會這麼做。

「窮大方」的人,習慣「打腫臉充胖子」。

武志紅說:「我們常講,人應該吃一塹,長一智,但這只是願望,事實是,具有這種寶貴素質的人總是少數,而多數人的人生總是在同一個地方摔跤,而且摔跤的姿勢都一模一樣。」

「窮」大方的人,活在他人的審視之下,明明自己能力有限,內心的自卑讓他害怕被人指指點點。

為了維護顏面,逞強、逞能,來獲得想要的尊重,在嘗到甜頭後,放不下來了。

1.「窮大方」人前笑,背後哭

「窮大方」的人,在人前總是拍著胸脯說,有什麼事儘管說,能幫的一定幫,卻從不考慮自己的實際情況。

「窮大方」的人,在人前表現得很闊氣,總是一幅很大方的樣子。內心其實早就像熱鍋上的螞蟻,等到「觀眾」散場,真實的樣子才顯露出來。

「窮大方」人前笑,背後苦,得到的都是虛假的,失去的都是真實的。通過「窮大方」得來的面子,背後是多少個需要償還的苦日子。

假裝有錢,不是真的有錢,包裝起來的人設,需要用一個又一個「謊言」去穩固。

「窮大方」的人,苦的是自己。

「窮大方」或許面子是掙到了,自我的損失卻不小,成為了一個被面子控制的人。在面子上消耗太多的精力和金錢,以此來維繫那些隨時可能消失的虛榮心。

錢不是大風刮來的,但卻像是大風刮走的,人前風光都是虛無縹緲的存在,內心得到滿足後還是要面對現實的生活。

面具戴久了,也許能騙過他人,但騙不了自己,內心的苦自己知道。

2.「窮大方」,活在虛偽的尊嚴裡

「窮大方」說白了就是「好面子」,維護自己的虛榮心。

虛榮心佔據了理智,人就陷入了虛偽的尊嚴裡,這樣的思維模式是可怕的,也可以說是病態的。它偏離了正確的價值觀和金錢觀,活在用虛榮心鑄造的世界裡。

「窮大方」的人,活得很「虛」。

不太富裕還要裝闊綽,生怕他人笑話自己。明明平時簡衣縮食,還要「窮大方」,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活得「虛」的人,總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受。

「窮大方」的人,活在虛偽的尊嚴裡,言行舉止之中皆是在維護自己的面子。

不願直面自己的窮困潦倒的現狀,強行給自己貼上「有錢人」的標籤。不願承認自己的能力,強行給自己貼上「有能力」的表情。

窮是真的,大方是假的,「窮大方」的人為了維護尊嚴,總想通過自己的「作為」以假亂真證明自己。

3.晚年,會過得「心酸」的人:「窮大方」

諷刺小說《儒林外史》的作者吳敬梓,出生於科舉世家,在這樣的家庭背景之下,最不缺的就是錢。雖然家業衰落,但他的父親去世後,依舊留給他兩萬多兩家產。

在那個年代也算是巨額了,可是吳敬梓不善於資產管理,生活豪縱又「窮大方」,沒幾年這錢就見底了。

之後陷入了窘境,經歷了人情冷暖,晚年也是窮困以終。

晚年,過得「心酸」的人,「窮大方」,沒有給自己晚年規劃。

「窮大方」的人,把平時辛辛苦苦掙來的錢,都花在了面子功夫上,實際手裡頭的積蓄不過零星半點,從來沒有為自己的晚年生活做打算。

窮了前半生,還要窮後半生,即便如此,也依舊放不下面子。

晚年,會過得「心酸」的人,莫過於愛「窮大方」的人。一生都不敢正視自己,與面子較勁,與自己較勁。

把精力都花在了「如何讓別人覺得我過得好」上面,未曾給自己晚年做好規劃,等到暮年,生活依舊沒有起色,也沒有依靠。

人這輩子,應該多為自己考慮。

人這一生最大的敵人,是自己。越是在乎他人的眼光,越是活不出自己舒適的生活方式。

活在別人的評價中,屈服於逐漸壯大的虛榮心,拼命想顯出自己有錢,有能力,從而獲得他人的吹捧。總以為窮就會被看不起,說到底,還是輸給了自卑。

王爾德在《王爾德獄中記》說過:「生活並不複雜,複雜的是我們人自己。生活是單純的,單純的才是正確的。」

生活是一面鏡子,它呈現出來的模樣是內心最真實的狀態。日子終究是過給自己看的,外界的聲音不過是一種參考。

與其研究別人怎麼看自己,倒不如努力工作,為自己的將來做好打算,對自己坦誠些,生活也能輕鬆一些。

人到晚年,別再因為面子和虛榮心讓自己受罪,學會為自己考慮,為自己規劃好晚年的生活,才能過上幸福、舒適的晚年生活,反而活得舒心。

人這輩子,是苦是甜,自己心裡最清楚。別讓虛榮心成為生活的枷鎖,不取悅他人,只取悅自己,最真實的才是最快樂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