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背叛才知道,感情需要以心換心】眼裡沒你的人,不必放在心上

 

在人生的旅程中,你我相遇,便是緣分。我是禾熙,請與我一起感受世間美好,活出想要的人生!

 

曾有人問:「如何保持人與人之間長久的關係?」

高贊回答是這麼說的: 「長久的關係,需要的是用心,我帶著心來,自然也會帶著心走。」

細想確實如此。

蔡康永曾說:「人與人之間是有一個情感帳戶的,每次讓對方開心,存款就多一點,每次讓對方難過,存款就少一些。」

無論夫妻也好,朋友也罷,你若真心以待,就是充值收入,你若虛情假意,就是額外開支。

實際上,不管友情、愛情、親情,人與人之間的所有關係,說白了都是一場「交換」。

只是有人以利相交,利盡則人散;有人以勢相交,勢敗則人傾;有人以情相交,情斷則人傷。

唯有以心相交,關係才可長久。

1.眼裡沒你的人,不必放在心上

餘光中說:「你的眼睛真好看,裡面有晴雨,日月,山川,江河,雲霧,花鳥,但我的眼睛更好看,因為我的眼裡有你。」

無論愛情,還是友情,眼裡有你才是最好的風景。

如果眼裡沒有你,你所有的在乎,都只是一個笑話。

網友小A講過一個很紮心的故事。

她讀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父母離婚了。

那一段時間,她鬱鬱寡歡,經常一個人躲起來偷偷地哭泣。

很巧的是,她在那段時間裡,遇到了和她有著同樣遭遇的女孩,也是個喜歡哭泣的人。

她們也因此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小學畢業後,女孩轉學去了另外一所學校。她們兩個人約定,要等彼此三年。

可三年後,她依然沒有等到女孩,心裡多少有些難過。

偶爾一次,姑娘和她說,有一年自己回去了,只是當時是給一個朋友過生日,來去都比較匆忙,就沒有來得及去找她。

那一刻她才發現,在姑娘的眼裡,自己原來是可有可無的存在,三年之約只是空談而已。

朋友易交,人心難守。

人與人之間,最怕的就是你拋出了所有的真心,換來的卻是一場徹骨的傷心。

前些年,我為了給一個朋友當伴娘,請不出假的我,翹班跑到她的婚禮現場。

可就在準備上臺舉行儀式的時候,她卻小聲對我說:「你不用上去了,有小千陪我一起上去就行。」

小千是她另一位伴娘,我看著她們離開的背影,突然覺得自己像一個小丑,尷尬地停在原地。

那一刻,我只覺得自己的真心,交付錯了人。

第六感是個很玄的東西,對方眼裡有沒有你,其實自己是能夠感覺到的。

你會感覺到對方的敷衍、對方的冷淡、對方的滿不在乎。

只是很多時候,你不願意承認,或者不敢承認。

因為,你害怕自己的熱情,真的被對方凍成了冰渣,反過來再傷害到自己。

可自欺欺人,永遠只能讓自己在假像裡得到麻醉,醒來迎接自己的,只會是劇烈地疼痛。

就像網上很火的一段話:「不願意開的門,一直敲是沒有禮貌的。」

得不到回應的熱情,對別人來說也是一種不禮貌。

眼裡沒有你的人,你把人家過分放在心上,同樣是一種不禮貌。

不如轉身離開,保持一個合適的距離,才是給彼此最好的成全。

2.澆花需澆根,交人要交心

一個人掉進了谷底,岸上有一個所謂的朋友,伸出了雙手。

儘管手臂的長度有限,但朋友也在拼命地救他。

谷底的人絕望自己可能無法獲救,又對朋友的舉動感恩涕零。

看到這裡,大家肯定都會覺得,這個朋友真夠義氣。

殊不知,救人的這位朋友身旁,就放了一把能通往谷底的梯子。

覺得紮心嗎?

正是這樣一幅漫畫,戳痛了無數網友的心。

有網友感慨:「人心隔肚皮,你永遠不知道,肚皮後是一顆什麼顏色的心。」

的確,澆花澆根,交人交心,如果沒有真心作為媒介,不如不交。

電視劇《清平樂》有一個印象特別深的片段。

范仲淹當時極力主張改革,卻沒想到,這一舉動不小心動了一些官員的蛋糕,也給自己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後來,他遭人陷害,被貶到偏遠艱苦的地方。

之前風光時,吹捧他的人、上門巴結他的人,都作鳥獸散,生怕牽連到自己。

甚至連曾經以「朋友」相稱的人,也幾乎沒人敢和他再有什麼瓜葛。

離開京城的時候,只有好友王質,拖著生病的身體,為范仲淹踐行。

事後有人問王質:「別人都不敢去送行,怕受到牽連,難道你就不怕嗎?」

王質爽朗一笑:「如果我能夠成為有才有德的范仲淹的同黨,也是我的榮幸啊!」

這次被貶,讓范仲淹看清了誰才是真心與他結交,誰又是表面的熱絡。

時間就像一個篩子,能夠撒出的多半是虛情假意,能夠留下的,才是真情實意。

年輕的時候,喜歡呼朋引伴,朋友的數量越多,越覺得自己了不起。

年紀越長,越覺得太過熱鬧的關係,未必都帶著很多誠意。也許同樣是因為享受虛無縹緲的熱鬧,才聚在一起。

看過太過「面子關係」之後,才發現自己真正追求的是心與心的距離。

以心的距離,度量關係的遠近,才最穩妥。

就像《莊子》裡說的:「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

人心怕冷,真情怕傷。

與人交往,帶上真誠,才能收穫別人的真心。

3.人與人之間,永遠是相互的

早些年,齊白石剛到北京時,畫作賣不出去。

經常是饑一頓飽一頓,用窮困潦倒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有一次,齊白石去參加一個壽宴。

席間,大家在一起談笑風生,只有齊白石沒有同伴,在旁邊聽著別人的歡聲笑語,自己卻十分落寞。

就在這時,剛進門的梅蘭芳,一眼就看到了面露尷尬的齊白石。

他趕緊走上前,把齊白石介紹給大家,化解了尷尬。

在梅蘭芳的鼓勵和幫助下,齊白石的名氣越來越大,畫作經常被人搶購一空。

可他始終沒有忘記梅蘭芳對他的幫助,還特意畫了一副《雪中送炭圖》給梅蘭芳。

人與人之間,永遠是相互的。

不一定非是表面上的禮尚往來,而是彼此要念著對方的好。

正如村上春樹說的:

「你要記得那些大雨中為你撐傘的人,幫你擋住外來之物的人,黑暗中默默抱緊你的人……」

因為,他們本可以不這麼做。

張愛玲傳奇的一生令人津津樂道,其中她的兩段閨蜜情,更是揭示了成年人的交友真相。

少女時期,張愛玲最好的閨蜜是炎櫻,還曾專門為她寫過《炎櫻語錄》。

她們親密無間地看電影、逛街、聊服裝,互相交換心事,日日夜夜都黏在一起,出雙入對。

後來,隨著上海局勢動盪變遷,兩人先後到了美國發展。

張愛玲不善交際,生活能力又差,遠離故土不為人知,昔日風光漸漸不復存在。

炎櫻卻嫁給了一個有錢的富翁,頓時成為了上流社會的一員,日子越過越滋潤。

風水輪流轉,人事顛沛流離。

加上炎櫻不顧張的感受,總是在信裡炫耀自己有多富有,炫耀自己有多受男士歡迎......這讓張愛玲本就落魄的處境變得更加灰暗。

背道而馳的三觀讓兩人漸行漸遠,最後,失去聯絡,直至斷交。

而張愛玲晚年的另一個知己鄺文美,在她困頓的幾十年裡,不停牽掛、關懷著。

她和鄺文美寫了600多封信,相互安慰,無話不談。

在張愛玲的第二任丈夫賴雅去世後,她避世孤居,唯與宋淇鄺文美夫婦保持著聯繫。

兩人還為出版張愛玲的作品奔走,勞心勞力,積極引薦,出版收入緩解了她的經濟窘境。

當張愛玲去世時,她把所有的遺產都留給了鄺文美和宋淇。

你付出什麼,才會得到什麼,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沒有誰有義務去瞭解誰、照顧誰,甚至愛誰。

都是在互相的條件下,有來有往,故而關係才能長長久久。

4.最長久的關係,都是以心換心

一個人向禪師抱怨,自己一個朋友也沒有。

禪師指了指被窗簾遮擋的窗戶。

那個人不太明白,禪師解釋道:「如果你想讓別人看進來,為什麼還把窗簾拉得嚴嚴實實呢?同理,你自己的心也是一樣的。」

想讓別人走近自己,就得自己也邁開腳步;

想讓別人對你用心,你也得對別人上心。

都說人的感情是相互的,但並不是所有人都真的懂得。總是有些人,習慣得到便忘記了珍惜。

很贊同一句話:「感情最怕的,是一腔真心換來對方的毫不在乎。」你真心實意地付出,對方卻把你的付出當成理所當然,任憑是誰都會感到心寒。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理所應當的,願意為你付出的人一定是珍視你的人。

所以,請善待每一份付出,珍惜每一段感情。如果付出不被珍惜、真心不被回應,再深的感情也會出現嫌隙,對你再好的人最後也可能會轉身離開。

人生旅途既慢且長,我們總會遇見形形色色的人,若是遇到了契合的人,一定要記得以真心相待,才能讓彼此的感情綿長。

最長久的關係,便是如此,以一顆真心,換另一顆真心。

願我們的每一份付出都能被人珍視,願我們的每一分真心都能被珍惜。

路上時常有陰影,但抬頭總能看見光。我想做你的光,為你指引人生的方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