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著裝,散發著磁場——它泄露了你內心的態度和自我的定位

li李 2022/07/09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天,我和一所分園的出納約好了,要去銀行辦事。

到了園里,我推開財務室的門時,看到她穿著一個麻質、無領無袖的大背心,腋下開口很大;下面搭了一條非常短的居家短褲,大夏天穿著一雙毛絨拖鞋。

那一瞬間,我以為我推開的是她家的臥室門,而不是財務室的大門。

這在幾個園里,我還真是從來沒見過,但我想這絕不可能是她第一次穿成這樣;況且,她明知道今天我要過來!

當時,我直接就批評了她,要求她穿上外套——結果,她竟然沒有外套,就是這麼來上班的!那這就不是她的問題了,而是園長對她沒有要求了。

我上樓問了一下園長,對出納有沒有進行過師德師容培訓?答案是制度是健全的,但沒有單獨對出納進行過培訓和要求。

我想起二十年前我剛入職時,那是在一家世界500強的企業,所以禮儀培訓是請的外交學院的金正昆教授來做的。

金教授算是那個年代的頂流了,課講的著實特別好、特別逗,所以我們深深記住了每個禮節和儀態要求背后的小故事。

再加上,公司領導要求很嚴,當時女生的著裝必須是正裝,即有領有袖,袖子最短不能短于肩外3公分,裙子不得短于膝上3公分,著裙裝必須穿絲襪,涼鞋不能露趾,全身飾品不能超過三件(同色系),必須化淡妝,不得散發等。

經過系統的培訓和環境的熏陶,論氣質這一塊,我們都能拿捏得死死的。

說實話,我很感謝當年公司下這麼大力氣來培訓我們這些畢業生,所以二十年前的培訓,實際上到今天還能為我們加分。

就在我和出納出去辦事之前財務室來了一位辦手續的家長,我就眼瞅著她穿著這樣的衣服接待了家長——心里真是別扭極了,就好像是我穿著睡衣接待了家長一樣!

下午,我和出納去銀行,我穿著很正式,但出納依然穿著那身「睡衣」站在我身邊。那時,我心里已經有點萬馬奔騰了!

但想了想,批評已經批評過了,我得換個方式和她溝通。

我給出納講了當年我撰寫幼兒園《教職工儀容儀表和行為規范》之前,發生的很多小插曲——其實,我寫的每一條要求,背后全部都有故事,有些頗為搞笑,也有些很值得警醒。

說故事,別人總是喜歡聽的。

我講了好幾個故事以后,我看出納已經與我有了共識,非常認可要制定這些行為規范。

于是,我就又進了一步,對她說:

我們的服裝是有磁場的——服裝會給自己一種信號,告訴我們現在應該如何自處。而這個信息源,則是在我們內心。

所以,為什麼我們要求教師穿工服,去正式場合時要著正裝,出門妝發都要整潔端莊?這是因為正式的著裝,代表正式的態度,代表愿意服從整體環境,而不會松懈散漫。

同時,我們是學校,師道尊嚴不是口號,是行不言之教——我們的著裝和氣質是一個重要的指標。

如果一個人的穿著像在家里一樣,非但自己對工作沒有敬畏心,別人對你也是升不起尊敬之心的。

而且,你作為出納,雖然不是教師,但卻是接待家長最多的人——你的形象在家長眼里就代表整個幼兒園。

你想想,幼兒園的代表穿著睡衣出現,家長怎麼看待我們?會覺得我們專業、敬業嗎?家長不尊重你的話,你的工作難度會不會增加呢?

辦事的過程中,和出納聊著天,把我想說的話,正好都和她說了。

回去的路上,我就在想:

正好最近我們在整理《員工手冊》,看來不斷的培訓確實是必要的;而且培訓要覆蓋全園,不能把二線人員遺漏了。

而培訓不是生硬的要求大家,而是把制度背后的故事、緣由講給大家聽,讓員工與我們在價值觀上形成共識,在精神上同頻。這樣,大家就會主動去恪守制度、會把制度內化,而不會覺得自己是被約束的。

所以,感謝這個出納,讓我發現了這一幕——一切的發生,果然都是最好的安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