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智慧,叫「守口如瓶」;看破不說破,人品信得過

li李 2022/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荷蘭哲學家巴魯赫•斯賓諾莎曾說:「人類最無力控制的莫過于他們的舌頭,而最不能夠做到的,便是節制他們的欲望。」

深表贊同。

伶牙俐齒當然是好事,但那些不分場合、不顧情面、自以為是的發言,除了制造尷尬,還令人厭煩。

真正有智慧的人,懂得在恰當的時候,沉默不語、守口如瓶。

事過,不追問

古人云:「前事不忘,后事之師。」

生活中,對于發生過的事,人們喜歡復盤和反思,以便從中獲益。但是,「總結」常常演變成了「追問」:

「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你為什麼不聽我的?」

「你為什麼這麼愚蠢?」

這是一種智慧不夠的表現。

真正聰明的人,會明白,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做再多的追問,都于事無補,且有害無益。

曾看過一則新聞。

一位媽媽,因為忙著照顧孩子,忘了關電吹風。因為離開得太久,電吹風爆開,引燃了床單、靠枕。

一瞬間,滾滾濃煙肆虐,屋子里燒得一塌糊涂,床只剩下骨架,墻體裂開了深痕。

看到剛剛裝修好的房子付之一炬,這位媽媽非常自責。

而她的丈夫卻輕描淡寫:「沒事的,人沒事就好,大不了重新裝修,我們又可以住新房子了。」

新聞評論區,網友紛紛感嘆,這個男人太溫暖了。確實如此。

他沒有責備妻子:「做事情不知道輕重緩急嗎?」

他沒有嘲諷妻子:「基本的用電知識都不懂嗎?」

他沒有抱怨妻子:「燒成這樣,要浪費多少錢?」

因為看到了妻子的傷心和自責,因為知道家不是講理的地方,因為明白,房子沒了可以重新裝修,愛沒了再無可能回頭。

所以他除了安慰,什麼話都不說。這種承擔和胸懷,叫人感動。

確實,火災已經發生,損失已經造成,「肇事者」已經知錯,如果追根究底,情況也不會逆轉。

不如,沉默一點,把那些話咽下,選擇理解和寬慰。

人無完人,事無至境。

當別人犯錯時,只要不涉及原則,我們不妨「守口如瓶」,把責問、批評、抱怨,統統都攔截住,只給出體貼和溫暖。

只有這種春風化雨的態度,才能阻止壞事壞得更徹底。

知人,不評人

一位創始人,曾在一次采訪中,分享了一段親身經歷。

他說,在他年輕時,認為那些見了佛像就跪拜、信了風水就入迷的人,是一種典型的迷信思想。對他們,他總是報以不屑,難以與之為友。

但這種想法和做派,在他自己開始創業后,慢慢改變。

因為他看到,創業很難,風險很高,責任很重,巨大的壓力之下,人都會不自覺地尋找排解方式,而信迷信,只不過是解壓方式的一種。

他總結說,自己信不信那一套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管住自己,不對別人指指點點、妄評妄議。

確實,世間的任何一種生活方式,都是當事人的選擇,只要不傷及旁人,不觸犯法律,就應該得到尊重。

那些習慣評論別人的人,常常「殺人」于無形。

曾看過一部韓劇,對其中的一段劇情很有感觸。

女兒患病了,要做肝移植手術,媽媽愿意獻出自己的肝。為安全起見,醫生建議媽媽先把體重減下來,再做手術。

一系列的運動過后,媽媽不堪重負,突發心臟病去世。

這下,健身房里那些長舌婦們,紛紛議論起來,說她是為了挽回丈夫的心,愛美心切,才送了命。

這位媽媽,本是為了救女,奈何被人說成是怨婦,叫人情何以堪。

王小波曾說:「口沫飛濺,對別人大做價值評判,層次很低。」

深以為然。

聰明人,在發表意見時非常謹慎,不會看到什麼就是什麼,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更不會把惡意揣測、無端指責施加于人。

他們懂得,人有千面,僅憑一句話、兩件事、三面緣,判斷不出一個人的好壞,更打不出公正客觀的分數。

既然不知全貌、不明真相,那麼就守口如瓶,保持基本的禮貌和尊重,不評、不議、不論。

看破,不說破

生活中大約有兩種人,一種是,對所知之事全世界宣揚,恨不得個個來聆聽TA。膜拜TA。另一種是,對一切了然于心,卻始終守口如瓶,不夸張,不顯擺,不賣弄。

毫無疑問,這兩種人都是聰明人,區別在于,后者更具智慧,就像齊白石這樣。

在網上看過一個小故事,很有意思。

張大千把自己的畫作《綠柳鳴蟬圖》,贈送給收藏家徐鼐林。恰巧當時齊白石也在徐家做客。

齊白石對著畫中那只俯趴在柳樹枝頭,蟬頭朝下的大蟬,認真瞧了好一會兒后,對畫作發出一番贊嘆。

然后話鋒一轉,極委婉地說:「我以前也畫過蟬,為此還向一位老農請教過,據他說,蟬的頭都是朝上的,很少有朝下的情況。」

頓了頓,又補充道:「當然,我沒有去驗證過,老農說的也不一定對。」

張大千對這事上心了,一直想找機會探個究竟。終于在一次盛夏,在外出寫生時,他看真切了,果真如齊白石所說,蟬的頭,大部分都是朝上的。

張大千連忙把自己的觀察結果告知給齊白石。誰知齊白石認真聽完,但笑不語。

這時,張大千才明白過來,原來齊白石一開始就看明白了畫作中的錯處,但為了顧及自己和朋友的感受,胡編了一個老農出來,委婉糾錯。

作家毛姆曾說:「你要克服的是你的虛榮心,你的炫耀欲,和你時刻想要沖出來、想要出風頭的小聰明。」

齊白石就是這種不虛榮,不炫耀,不愿出風頭的人。

世間事,來來去去,無非那幾件。能看破的人,是聰明人;但看破卻不說破,才是智者,這需要一顆慈悲心,有難得糊涂的淡定,更有知世故而不世故的赤誠。

季羨林說:「假話全不說,真話不全說。」

看破不說破,人品信得過。

周國平說:「比起滔滔不絕、口若懸河的人,有時更喜歡和不愛說話的人待在一起。」

恰到好處的守口如瓶,是一種大智慧:

事過不追問,是信任和愛意;

知人不評人,是尊重和包容;

看破不說破,是體貼和周全。

語言,可以是鎧甲,助力我們驍勇上陣;也可以是匕首,撕扯我們走進荊棘。如何用,何時用,全看我們自己。

愿我們,都真正懂得「雄辯是銀,沉默是金」的道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