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十歲的70后:多存點錢吧,活著很貴

li李 2022/06/10 檢舉 我要評論

01

很喜歡一首老歌:「再回首,恍然如夢;再回首,我心依舊,只有那無盡的長路伴著我......」

眼看,70后的我們,都是四五十歲的人了。有的人已經五十多歲了,走到哪里,都有人稱呼「爺爺奶奶」。

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真的好難。 從農村到城市,從務農到打工,從家鄉到異鄉,從父母手心的寶,到野外飄搖的草,這一切的改變,看似漫不經心,其實飽含著我們的淚水和汗水。

未來的路,到底還要走多遠?不管你是否接受,在退休之前,還要努力一把。

不管你要在城里養老,還是會葉落歸根,去老家過日子,都需要一筆錢。如果有養老金,那就最好不過了。

因此,我們要多存點錢,以后的生活,是很貴的。

02

以前賺錢很難,以后賺錢也難。

多數的70后,都有過農村生活的體驗。認真回憶一番,就會發現,上世紀七十年代的農村,富有的人,真的很少。村里的萬元戶,讓人羨慕不已。

我出生的地方,是湘南的一個大山溝。村莊掛在半山腰上,屋前屋后有梯田。表面上,風光旖旎,令人向往;實際上,出門靠走路,不是上坡就是下坡。

每到青黃不接的時候,家里的炊煙就旺不起來。灶臺里,吐著火舌,但是沒有米下鍋,只能燉紅薯、煮南瓜。

母親養了好幾頭豬。一家人,每天都要去山里和田間割豬草。

光有豬草,豬是很難長大的,還得有米糠和剩飯剩菜等。可是,人都吃不飽,豬哪能吃得到這些呢?因此,母親常常去村里的碾米房做免費勞力,趁機會把那些落在地上和墻壁上的米糠灰掃在一起,裝回家。

碾米房的人看到了,笑話母親 :「你這是搞衛生呢?還是太貪婪?」

母親被說得面紅耳赤,但仍舊喜歡去碾米房,習慣不改。

那時候,我和哥哥姐姐才十來歲,但早已是勞動力了。農忙的時候,要插秧、割稻子。端午節的時候,要去采摘粽葉,挑到集市上去販賣;暑假里,采摘山蒼子,送到熬山蒼子油的地方;冬天,砍柴,賣給燒炭的人。

一天能夠賺三四元錢,都會覺得很開心。

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很多70后的人,都外出打工。

我的大姐,在東莞石碣鎮一家電子廠打工,第一個月拿到了三百元錢。她毫不猶豫寄了兩百元給母親。

母親說:「終于有盼頭了,家里不會再過緊巴巴的日子了。」

過去的日子好難,未來的日子也難。雖然我們不能一直盯著錢,但是不得不向「錢」看。生活還要繼續,誰都不能逃避現實。

03

不管收入多少,都要狠狠摳門。

如果你在城里買了房子,你一定會有這樣的體驗:一家人過簡樸的日子,到了一定的時候,每個人把錢拿出來,放在一起,就可以付首付了。之后,大家一起承擔房貸。

以后的日子,何去何從?要準備哪些退路?房子、養老金、存款、健康的身體、和諧的家庭、靠譜的老伴,一樣都不能少。

事實上,大部分的退路,都和金錢有關系。因此,我們要繼續過摳門的日子,要學會存錢的智慧。

我的一個表弟,在縣里的一家玩具廠上班,月薪兩千多。妻子在一家超市打工,月薪一千五左右。

令人驚訝的是,他們不僅買了房子,還準備了退休金。

表弟算了一筆賬:盡量不用電風扇和取暖器,洗菜洗碗的水用來沖廁所,常常去河邊洗衣服,可以省一筆水電費;不去吃吃喝喝,少一些隨禮的機會,一年里,禮金只有一千多;過年的新衣服,在十月份就準備好,可以得到更低的折扣......

當你在抱怨收入很低的時候,和你一樣拮據的 家庭,已經富起來了。

要懂得,苦一陣子,不苦,苦一輩子,才真苦。

在70后的骨子里,有很多優良的質量,只要堅持了,就一定會有存款。

比方說,小時候的我們,常常穿舊衣服,也會穿補丁衣服,培養了節儉的作風;對婚姻不挑剔,留住了身邊的愛人;不嫌棄不能退休的父母,體現了孝順的家風;愿意去工地搬磚,放得下面子。

白手起家的我們,想要讓手里有更多的東西,就要繼續吃苦,發揚品優勢,熬到六十歲的時候,再說吧。

收入多少是一回事,能不能存錢是另一回事。與其抱怨,不如行動。

04

余生很貴,只要手里有錢,一切就會好起來的。

未來需要多少錢?我的一位同學,算了這樣一筆賬:如果每個月的生活費需要一千元,加上零散開支,就達到了兩千元。

按照活到八十歲的安排,我們還要活三四十年,再考慮經濟發展的情況。估計開支要達到一百萬吧。

為了自信地活著,我們就要「手里有錢」。任何時候,不能聽之任之。

有一種生活方式,叫「量入而出」。也就是說,把收入提高一些,把開支減少一些,哪怕一天存一元錢,都會有「水漲船高」的效果。

有一種生活方式,叫「知足常樂」。也就是說,看清自己的實力,懂得滿足,哪怕手里沒有很多錢,也會快樂。

真正的財務自由,不是金錢無數,而是由你的生活方式決定的。

70后的我們,恰是「人到中年萬事休」,老人孩子都指望我們,而我們只能指望自己。

堅持住,熬過去,希望就在前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