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優秀才會被愛,是最殘忍的謊言

li李 2022/07/10 檢舉 我要評論

編者按

從重男輕女環境中走出來的女性,

努力的目的,不是在于如何超越男性。

而是,如何放下自己對 「陽性權力架構下」 規則的默認,

從別人的規則里,奪回自己的人生。

她完美優秀,卻停不下來

A女士,第一次走進咨詢室,就把我牢牢地吸引住了。

美女,大美女。

稍微一了解,還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女人。

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真人版的 「別人家的孩子」 。

從小優秀到大,小學是大隊長,國中是團支部書記,高中考上市重點,又是班長,成績長居年級前三名,大學是名牌大學、學生會副主席。

畢業后工作也是一路開掛,進入國際知名的管理咨詢公司,工作近10年,單身未婚。

如果她是一個路人,我會想:這個女人如此優秀,的確很少有人配得上她。

所以當她來找我做咨詢時,我很好奇:

一個人,怎麼可以這麼優秀?

背后的動力是什麼?

這麼一個人,又會有什麼問題困擾她呢?

我問 「你的困擾是什麼」 時,她有點焦慮:

「老師,說實話,我看起來沒什麼不如意,有錢有腦有顏。可是,你知道嗎?

我快35歲了,我感覺自己時間不多了。」

「什麼意思?」

「我在過去十多年的時間里,只在悶頭做一件事: 努力奔跑

為了不干擾我專心搞事業,我甚至不談戀愛。但是,我現在發現,我很累。

而且,雖然我看起來好像什麼都不缺,但是,我其實什麼都沒有。

朋友關系很平淡,別人在我這個年齡,結婚了,有老公,或者,生孩子了,當媽媽了……可是,我都沒有。我好像只剩下工作。」

A女士越說越動情,也越焦慮:

男人對一個女人的要求,很重要的是——年輕,可我在慢慢失去這個資本。

而更關鍵是,我好像也沒別的了。

感覺得自己像是一個人工智能,一直在工作。

雖然掙了很多錢,但我并不會享受,生活過得單調無聊。

確實,拼命努力變優秀,是有雙面影響的。

一方面,它讓A女士獲得了很高的回報,比如工作成就、資源、薪酬等等;

但是,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很多問題。

比如:不敢停下來,注意力的長期狹窄,生活的枯燥,身份的單一。

這一切,在年輕的時候,我們安慰自己—— 「沒事我還年輕」 ,以達到自洽。

而當我們年齡不斷增長,尤其在35歲這個 「人生中間」 階段,已有的安慰已經不足以滿足我們的自洽需求。

于是問題鋪天蓋地襲來。

優秀的背后,是性別認同的陷阱

和A女士進行探索之后,才知道為什麼她如此優秀,又如此焦灼不安。

原來,她內心有著強烈的自我證明的渴望——我很強,而且比男的強。

這背后,是一個性別認同的問題。

追求優秀的動力,本該出于自己。

但如果我們優秀,是為了證明自己比男性更強,為了緩解女性身份的不安,就可能陷入了性別認同的陷阱。

陷阱一:被輕視的不安,只能靠變強來防御

來訪者A身上,這點特別明顯。

她身上有一個細節:她的名字,是出生前就取好的。

因為父母期待一個男孩,所以,出于期盼,直接就給沒出生的孩子起了一個男孩的名字。

但是出生后,發現她是個女孩,于是父母就在她的名字后面,增加了一個字。

小時候,每次考試,都需要先在試卷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每次這個時候,A總會在寫下名字的前兩個字后,無意識地停頓一下。

當然,這個停頓微乎其微、轉瞬而過。

后來,慢慢長大,一種感受越來越清晰:自己的存在就,好像名字里最后的那個字一樣,畫蛇添足。

不重要,沒有存在感,經常被忽視。

其實重男輕女是一個永恒的主題,尤其在女性咨詢中。

因為這個問題,不只是某一對父母思想不夠開明導致的,而是我們漫長的集體潛意識里的一個重要的無法避免的現象。

比如,女孩子被送人,被放到親戚家寄養,被送回鄉下結果去世……

這樣的例子,在我自己親身接觸的個案中或者個案家族中,都非常常見。

在這樣的集體潛意識中,女性的不安全感,代代相傳。

這些不安全感,不斷鞭策著女性,要努力活下去,要努力變得更好,才能保全自身。

陷阱二:被期待被要求,要比男性優秀

我的一位朋友,她所處的農村,在那個年代,重男輕女更是一種 「理所當然」 的現象。

但媽媽告訴她,媽媽沒有偏向她還是弟弟,而是,媽媽希望她更努力。

因為,媽媽曾經飽受重男輕女的困擾。為此,她希望自己的女兒一定要 「為媽媽爭口氣」 ,以證明:女孩子是可以的。

這樣的家庭并不少見,尤其只有女孩的家庭,常常因為沒有兒子而在周圍環境中不被看起。

于是家庭里的女兒更是被期待著,一定要不輸給男性,才能為父母爭回一些面子。

這樣一個 「默默期待」 的氛圍,其實是一種強烈的潛意識的灌輸與教化。

背后透露著一種暗示:

女性本身不足夠好;

你只有努力超越男性,才能算是足夠好。

陷阱三:女性的反抗和自我期待

反抗,本身也是一種認同。

常見一個現象:如果一個人發出了一個指令,那麼,我們容易有兩個反應:

第一,接受;

第二,反抗。

但事實上,這兩者沒有任何區別。

不管怎麼反應,都說明,我們被 「擾動」 了。

在被認為 「女性就是不行就是無價值」 的氛圍里,很多女性不甘于此,反抗式地拼命努力,要證明:

我比對方強,我比對方更值得重視。

那其實也是陷入了一個自證的陷阱。

也像A女士,她一刻不敢停歇,努力的動力里也有:

父母本來期待我是個男孩,但我是一個女孩子。我要證明,我不比男孩差。甚至,讓父母從心底感到:雖然我生下一個女孩,但比男孩還強。

也因此花費了自己非常多的時間去競爭,而忽視了自己累不累,忽視了自己的人生究竟要活成什麼樣。

當性別變成陷阱,如何破局?

那麼,怎麼才能破局呢?

那就是: 自我認可,并建立自己的評價標準。

不需要向別人證明自己很好,也不需要因為別人的評價而氣餒。

而是放下自己對 「陽性權力架構下」 規則的默認。

從別人的規則里,奪回自己的人生。

回歸到自身,充分地自我挖掘,無論是對于自己的感受特性,還是自己想要的生活,然后把自我活出來。

有一天晚上,我在看直播,看到一個女主播開店賣衣服。款式我挺喜歡,她店里的衣服一般都剪裁簡單大方,于是一直在看。

那天,她在展示一件挺柔美的衣服的時候說:

以前,我都不怎麼做這種特別女性的款式,但是,現在我更能欣賞女性之美,我覺得也是女性自信的回歸。

女人做回自己,看到自己作為女性本身的特點和魅力。我喜歡我有這份柔美,享受這份溫柔。

我聽著挺感動的。

女人的獨立,不是說一定要在某方面超過男性。

我們有自己本身的優勢,或柔美,或剛毅,或細膩,或韌性。

不因為性別被定義,也不因特質而自卑。

我們都有自身的優勢,沒有所謂的互相超越。

我們只是跟隨著自己的感受,想要向上的時候享受向上,想休息的時候也讓自己休息一下。

這時候,我們認真生活、我們追求優秀,都變成了一種內在驅動,而不是性別強迫。

就像我的一位來訪者。

她希望自己能夠在四十歲的時候 「退休」 ——所謂退休,就是干自己想干的事,不再把自己去貢獻給責任。

于是,她努力讓自己進了大廠,活下來,一年后漲薪,又給自己設定了 「兩年兩百萬」 的目標。

為此,她非常不容易,也非常努力。

有一次咨詢中,她在遭遇非常困難的情景下難過地哭。

我問她:兩百萬這麼重要嗎?她說:是的。

即便在那個脆弱的時刻,她仍然非常清晰地知道,這兩百萬對她這個階段而言,起到什麼樣的作用。

這樣的奔跑,是屬于自己目標的奔跑。

寫在最后

的確,努力和優秀,讓我們對生命、對生活,有了更多談判的能力和資本。

但同時,我們要警惕自己優秀的初衷如何。

無論是繼續優秀,還是休息,都要從性別的陷阱里,奪回自己的人生。

當然,如果你也像A一樣,曾花了許多年時間,為了追求性別認同而苦苦掙扎,甚至一度犧牲自己想要的生活,回頭看好像只剩一片虛空。

也不要著急。

千萬不要因為現在的醒悟,而指責過去的自己。

回頭看看,過往的努力,并不白費。它們已經把我們帶到了自己曾經不敢想象的地方,給了我們更加自由的生活和精神空間。

就像A一樣,她的優秀讓她超越原有的家庭,超越自己原本的環境,得到了更好的自我成長。

所以此時,我們要做的是——

擁抱自己內心那個拼命努力的女孩,告訴她:

這些年真的辛苦了,也確實已經優秀啊。

而現在,你不必任何人認同。

你的存在本身,就足夠好了。

現在,做你想做的,或努力或休息,都可以。

保有自我認同,從規則中出走,你的人生,可以更加自由。 END

作者:三木水 心理咨詢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