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米養百種人,種種不同人」,學會擺脫這「三種小人」,未來越活越精彩

社會就是一個大染缸,裡面充斥了許多不同「種類」的人。所謂「一種米養百種人,種種不同人」,不同的人,也就構成了偌大的人際關係圈。

人身處在交際圈中,其實就是身處在茫茫大海中。一葉扁舟去,相遇人不知。也許下一刻我們會遇到狂風暴雨,也許下一刻會是豔陽天。可無論遇到什麼,都要長點心眼。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有的只是為了「利益」而來,為了「功名」而往的追求者。在魚龍混雜的社會,別讓他人的「虛偽扮裝」蒙蔽了自己的雙眼。

孤身面對「爾虞我詐」的社會,每個人都需要「帶眼識人」,縱然練就不了如同孫悟空般的「火眼金睛」,至少也要保證「雙眼明亮」。

一個圈子,有些人喜歡人前人後常「換臉」,有些人喜歡人前人後「漂浮」不定,還有些人就更奇怪了,喜歡在雙方之間當個「受氣筒」。

這三類人都是社交圈子中常見的角色,他們給人帶不來任何好處,相反還會禍害他人,把自己以及他人的生活攪得一團糟。所以,遇到這三類人,必須斷絕關係。

1.圈子中「浮動」的橋樑——和事佬

關於「和事佬」,這種人其實就是喜歡多管閒事,且常叫人無原則寬容的「老好人」。他們以為自己的調和能緩解矛盾,殊不知他們成了圈子中最令人厭惡的人。

在公司裡,我們和某同事因一些事情結怨。當雙方正在氣頭上時,肯定會有一個「和事佬」跳出來規勸我們大度,要懂得包容。

他們不分事情大小,也不分青紅皂白,就在一邊對我們念叨著「冤冤相報何時了」這樣的話語。他們的話語,就好比一把烈火,使乾枯的木柴燃燒了起來。

說實話,他們未曾瞭解別人的「痛」就規勸別人要「退讓」,就像有人用刀子捅了我們,當我們要還手時,他們邊念叨著「善意」邊走過來阻止,還規勸雙方和好。可這,真的能和好嗎?

「那些不明白情況就勸你一定要大度的人,你要離他遠一點。因為雷劈他的時候會連累你。」

和事佬,看起來是維繫人與人關係的「一道橋」,但這座橋並不靠譜,只會是邊走邊傾斜,直到把我們都送進了河中心。

社交場上,這些人大多沒有什麼「原則底線」,只會一昧叫人和好如初。殊不知,破碎的鏡子難以重圓,張裂的縫隙無法填補。他們的到來只會是添亂。

所以,當我們遇到這種人時,必須要及時遠離。不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最後連我們也會成了沒有原則底線的浮誇者。

2.人前人後的「變色」龍——偽君子

與小人相比,偽君子多了一分「隱藏」,和奸人相比,偽君子多了一絲「狠辣」。這樣的人,不僅是人際關係的剋星,還是滿口「仁義道德」的卑劣者。

有人說:「甯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寧得罪真小人,也別得罪偽君子。」

面對如同變色龍般的偽君子,不能得罪,也不應該得罪,而是慢慢躲避,悄悄遠離。動作大了容易被他們發覺,可離開得太慢又容易被這樣的人纏上。

在生活中,其實這樣的人手段十分高明。他們表面上滿身正義,可背地裡卻幹著「不為人知」的勾當。但就是由於他們的表面正義,也就特別容易收攏「人心」。

當你因一些事和他們發起爭端時,其實你已經和他們結下了梁子,無論未來表面上如何和好,他們最終都不會讓你好過,這是他們「如狼似虎」的本性。

曾有一個朋友,他和公司裡的某個同事因一些小事結下了仇怨,雖然明面上對方說不介意,可對方還是在背地裡「拉小隊」,輪流給他穿小鞋。

隨著這樣的「小鞋」越穿越多,其實朋友他自己也在思考,生活中也沒有得罪那麼多人,為何會有那麼多人針對自己呢?

慢慢地,他發現,原來是曾經結怨的同事一直在針對著自己,不斷地在背後搞小動作,讓自己陷入被孤立被攻擊的角落。

在很多時候,我們被誰暗算了其實並不清楚,這便是偽君子的高明之處。他們明面上大度,可裡外不是人。這種人,即便是朋友,也不該往來。與其永遠提防著,不如沒這樣的朋友。

3.罔顧情誼的「利益」者——牆頭草

針對「牆頭草」式的人,有人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左說左轉,右說右轉。有錢就來,沒錢就跑。」

現實中的「牆頭草」其實是最多的,他們大多趨炎附勢,看到誰好就攀附誰,看到誰落敗就落井下石,狠心離去。

和這些人當朋友,也許上一刻還談論著「酒逢知己千杯少」,可下一刻便成了「大難臨頭各自飛」。

這些人的心從來就沒有感激過你對他的付出。你有錢,你待他好,他便阿諛奉承,把你當作世上最親近的人。你落敗需要幫助了,他便一腳把你踢開,當作不認識你。就是這樣的人,越親近越容易成為過河拆橋的「白眼狼」。

有一個詞叫「見風使舵」,這個詞就是他們的終生信仰。他們沒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眼中只看重自己的利益,絲毫沒有情誼可言。

有一家兄妹,妹妹看到哥哥有錢時便依附在哥哥的身邊,可當自己的親哥破產欠債後,便轉身離去,找到了鄰家的某個有錢人認作「親哥」。

連有著血緣關係的人尚且如此,何況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外人呢?人與人交往,最重要的是要有原則,而不是見風跟風跑,見人跟人走。牆頭草式的人,就像是一件貨物,被人賣了幾手後,還在找買家,又有誰會要呢?

人活一世,總會接觸不一樣的圈子,可最重要的不是我們接觸了某某人,而是「看清」了某某人。倘若道不同,那便不相為謀。倘若為人不正,滿是心眼詭計,那便狠心拒絕,離他而去,還自己一片安寧的天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