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不惑,學會選擇】往後餘生,願你拿得起,也放得下;扛得住,又看得開

 

在人生的旅程中,你我相遇,便是緣分。我是禾熙,請與我一起感受世間美好,活出想要的人生!

 

人生四十,半生已過。

沒有了童年的懵懵懂懂,沒有了少年的意氣風發,沒有了青年的年輕氣盛,不知不覺中,我們早已步入了中年。

孔子曰:「四十不惑」。

可當我們走進四十歲這扇大門的時候,才發現四十既惑且難。

生活中的雞毛蒜皮,工作上的進退兩難,身材上的日漸懈怠,對未來的迷茫困惑,構成了我們不那麼簡單的四十歲。

但正如梁實秋所說:「中年的妙趣,在於相當的認識人生,認識自己。」

已到中年,我們不應該被生活中的瑣事擊倒,反而應該清醒地面對,認真面對自己的人生。

對於遇見的困惑與矛盾,更不應該逃避,而是應該冷靜分析,有條理地進行選擇。

選對了路,人生也就走得順了。

1.一邊是位子,一邊是孩子

都說中年人的背脊上扛著三座大山:賺錢、老人和子女。

生活的壓力和家庭的責任,催促著我們不得不向前奔跑,為家人創造更好的生活。

可跑著跑著離自己的初衷越來越遠,飯局越來越多,加班越來越長,陪伴家人的時間卻被壓縮得越來越短。

戴安娜曾說:「真正的成功,是陪伴家人。」

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陪伴家人的時間有限,錯過了就會遺憾。

曾經看過一個短片,名字叫做《共用爸爸》。

威廉是一家名為「共用爸爸」公司的員工,日常的工作就是向那些需要爸爸陪伴的家庭提供租借爸爸的服務。

這些家庭並不是沒有爸爸,只是因為爸爸們太忙了,沒時間陪伴家人。

作為公司骨幹,威廉工作努力,成功扮演過200多個家庭的爸爸,並深深為這項工作而自豪。

直到有一天,他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那天晚上,威廉回到家,透過窗玻璃看到房間內歡快的生日PARTY,還有一位由他同事扮演的爸爸。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急急忙忙扮演著別人的爸爸,卻忘了自己也是孩子的爸爸。

在短片的結尾,威廉說:

「在這個時代,什麼都能共用,但對家人的愛,只能定制。」

餘生很貴,陪伴家人從來不是浪費。

網易雲音樂上,一個網友在鋼琴曲《菊次郎的夏天》下留言,獲得了近三萬的高贊。

他回憶起自己上小學時的一年夏天,爸爸騎著他的二八式腳踏車,帶他去鄉間。他們沒有目標,只是隨便逛逛。

「這片地裡是水稻,那邊是西瓜。」

「牛為啥能在水裡游泳?」

「這是什麼草?那是什麼樹?」

途中,他問什麼父親答什麼,父親講什麼他聽什麼。

父親指給他看樹上的知了,地上的蒼耳,還帶他去鄉裡人家借水喝……

他說,回憶起那天,很累卻很奇妙。原本他與父親的交流並不多,但那天永遠深深烙印在他的心裡。

擁有的時候,總覺得人生很長,不在乎一時一刻的陪伴;

但當失去的時候,才會發現原來家人之間的羈絆是如此脆弱。

孩子已經長大,來不及和你親近;父母已經老去,而你卻渾然不知。

事業,可以一直做加法;人生,卻是不斷在做減法。

但即使事業再成功,也無法追趕時間的流逝,彌補陪伴的缺失。

生命來來往往,來日並不方長。

人到中年,要找到事業與家庭的平衡點,為事業拼搏的同時,也要給家人以陪伴,給歲月以溫柔。

2.一邊是面子,一邊是「裡子」

中年人大抵都有兩副面孔:人前戴著面具,八面玲瓏;人後卸掉偽裝,回歸孤獨。

姜文就說過:「中年是個賣笑的年紀。」

他們把自己活成了一張「面子」,不斷向外建立關係,把一面之緣稱作朋友,將一杯之交當做人脈。

可走著走著就發現,你口中的「兄弟」已經忘了你的樣子,你也早已記不起朋友圈裡的「好朋友」的名字。

一項心理學研究證明:人的一生,交往的朋友個數是有極限的。

彼此留有模糊印象,並無實質性往來的,是60個;

雙方熟悉,偶有交流的,是30個;

知根知底的真正朋友,只有10個。

也就是說,我們花費大量時間建立起來的人脈,大部分都是無效人脈。

終其一生,我們遇到的人很多,但能稱為知己好友卻是鳳毛麟角。

與其讓自己被社交的「面子」所綁架,不如狠心斷舍離,留下真正能與你交心的「裡子」。

在明代的「吳中四才子」中,唐伯虎是最愛社交的一個,文徵明是最「宅」的一個。

不同于唐伯虎風流曠達,交友無數,文徵明是個不太喜歡社交的人。

有一次,甯王朱宸濠在蘇州廣招人才,唐伯虎勸說文徵明與他同去,文徵明卻甘願淡泊自守,不願前往。

但結果呢?

唐伯虎四處結交,呼朋喚友,卻在科考時被人陷害鋃鐺入獄,成為門客後因甯王造反被連累。

曾經那些與他稱兄道弟的朋友,也在唐家沒落後對他避之唯恐不及。

而文徵明要麼就不交友,要麼就用心交友。

他的朋友雖不多,但都是名聲斐然的人物,如唐伯虎、祝枝山、徐禎卿、蔡羽、湯珍。

他與朋友們交流思想,提升自我;互相幫助,共渡難關。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