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手機,很多家長還沒發現,你越是控制,孩子越是沉迷

現在越來越多的父母在為孩子玩手機發愁。

沒辦法,畢竟手機的魅力大人都抵擋不住,更何況是孩子呢?因此孩子喜歡手機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是父母應該也發現了,無論自己怎麼禁止控制,好像都很難避免孩子沉迷。小的時候,父母管教控制還管用,但是隨著孩子的成長,父母會發現這種管教控制越來越不管用了,有的孩子甚至為了手機對父母大打出手。

今天我想,其實父母在面對孩子手機問題上,從一開始就選擇了錯誤的教育方式,因此註定無法解決孩子沉迷手機問題。

父母是如何應對孩子玩手機的

當前父母在應對孩子玩手機上,普遍採用了一種錯誤的教育方式,就是「否定式教育」。

所謂的否定式教育,就是父母關注孩子的缺點問題,然後批評否定孩子,要求孩子改正。比如說父母看到孩子磨嘰,就否定孩子的磨嘰,要求孩子改正磨嘰;看到孩子粗心,就否定孩子的粗心,要求孩子細心……父母是不是都是在這樣教育孩子,這就是否定式教育。

對于孩子玩手機,父母也同樣採用了這樣的教育方式。

在父母眼裡,顯然孩子玩手機是不對的,因此要批評否定孩子,要求孩子改掉玩手機的毛病,于是父母就每天監督控制孩子玩手機,跟孩子鬥智鬥勇。但是這樣的教育方式從一開始就註定了,它是無法解決孩子沉迷手機問題,因為教育方向就錯了。

我們來思考一個問題,完全避免孩子玩手機可能嗎?顯然不可能。

因此我們的教育目的應該不是讓孩子不玩手機,而是有節制的玩手機。那如何做到有節制的玩手機?靠父母的監督控制嗎?那顯然不可能,你父母怎麼可能做到每天監督控制孩子呢?面對手機,唯一的出路就是培養孩子的自控力,讓孩子自己控制自己玩手機的時間。

這是不是才是我們教育的目的?

但在否定式教育理念下,父母的監督控制有培養孩子自控力嗎?

沒有,一點也沒有。父母的監督控制利用的是外力,跟孩子的自控力一點關係都沒有。

事實上,這樣的監督控制,不僅沒有培養孩子應對手機的自控力,反而剝奪孩子對于手機的自控力。

為什麼?因為自控力和外力是矛盾的,外力只會抑制內驅力的產生。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個家庭父母對孩子玩手機不加控制,而另一個家庭每天限制孩子玩手機時間,那你覺得哪個孩子對玩手機會有更強烈的欲望?

很顯然是經常控制的。

你看看那些孩子為了玩手機怎麼跟父母鬥智鬥勇就知道了,只要父母不在,就往死了玩。對于孩子來說,好不容易得著個機會,他不使勁玩才怪呢。

相反,那些本身就不被控制的孩子,因為父母不管,無論父母在還是不在,他們對手機的欲望是不變的。

換句話說,父母的監督控制不僅沒有培養孩子應對手機的自控力,反而剝奪了孩子對手機的自控力,激發了孩子玩手機的欲望,讓孩子容易沉迷了。

那你這樣的教育還不如不教育,孩子反而更不容易沉迷。

那怎麼辦?難道父母就真的不管孩子了?讓孩子隨意玩手機?

當然,不是。

「不管」是建立在「否定式教育」的基礎上的,因為在否定式教育下,我們管得越多,對孩子的自控力反而剝奪得越厲害。但是如果我們不使用這種否定式教育,而是採用其他正確的教育方式,那我們就可以管。

那什麼樣的教育是正確的教育?這就需要父母學習掌握我們的的「肯定式教養」理念了。

肯定式教養

嚴格說,在肯定式教養下的「管」和否定式教育下的「管」是不一樣的。

否定式教育下的「管」是監督控制,是不相信孩子,認為不監督控制孩子,孩子就必然會沉迷。

但與否定式教育理念不同,肯定式教養是建立在信任孩子基礎上的,認為孩子是可以自己糾正自己問題的,因此我們肯定式教養不是用外力管教孩子,而是激發孩子的內驅力,引導孩子進行自我控制自我糾正。換句話說,在肯定式教養理念看來,孩子是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玩手機的。

那有的父母可能會問了:你在胡扯啥?如果孩子真的能自己能控制自己玩手機,那我們還用管嗎?正是他們控制不了自己,所以我們才管。

從表面來看確實如此,孩子好像也確實不值得信任,不管他們,他們好像也真的沉迷。

但是在這裡,父母犯了一個錯誤。

我問大家一個問題:你把一個城市裡的孩子,扔到原始森林裡,你覺得他能活下來嗎?

是不是大機率活不下來。

但是如果我們對這個孩子進行專門的訓練,讓孩子掌握各種荒野生存技巧,那你認為他能活下來嗎?

現在是不是覺得他大機率可以活下來了。

同樣的問題:面對手機,不是孩子不值得被信任,而是你根本就沒有教會他應對手機的技巧。毫無準備地就把孩子扔到了充滿誘惑的手機面前,然後指望孩子自己控制自己,你覺得可能嗎?不是孩子不值得被信任,而是你這家長腦子有毛病。如果孩子什麼技能都不用教,都自己能掌握了,要你家長幹什麼用?

現在知道你的教育方式出現了什麼問題了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