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化妝的女性,往往具備這三種特征

li李 2022/07/20 檢舉 我要評論

引言

有言道: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

「化妝學院開學啦,你還在為自己的容貌焦慮嗎」這是巴蛇的一個朋友每天在朋友圈內必發的內容。

在與他一次偶然的交流中讓我了解到化妝行業龐大的市場:學費昂貴的學校、工資不菲的高級化妝師、「現代人必會的生活技能」的輸入、明星偶像的代言……轟轟烈烈地將容貌焦慮炒到了輿論巔峰。

當化妝飾品沖擊著市場,當一波容貌焦慮掀起的「娘性文化」處于浪口風尖,當無數的美妝博主一遍又一遍地演示化妝時,當如今很多人將化妝或者「偽素顏」列為出門必需品時,依然會有那麼一部分人依舊選擇素面朝天。

正如畢淑敏所說的:素面朝天并不是美麗女人的專利,而是所有女人都可以選擇的一種生存方式。

而這些選擇了素顏出門的女性往往具備了以下的特征:

自信且擁有堅實的內心

畢淑敏在文章《素面朝天》中說道:磨礪內心比油飾外表要難得多,猶如水晶與玻璃的區別。不擁有美麗的女人,并非也不擁有自信。美麗是一種天賦,自信卻像樹苗一樣,可以播種可以培植可以蔚然成林可以直到地老天荒。

一個選擇從不化妝的女性必然擁有極高的自尊。

就像網絡熱語「別低頭,皇冠會掉」,她們不會太在意周圍人的看法,對于自己有一個基本的定位,知道自己的個人特點、現階段的追求目標、合理的能力評估。

從不化妝的女性不一定美麗,但一定擁有堅實的內心。她們懂得看重自己的評價,選擇性地屏蔽不利于自己的評語。

她們大多更多地看重自己的所需,對于自己與他人有一個明顯的分界線,明晰自己在心目中的地位,而不是一味地聽從他人的建議,成為任人擺弄的傀儡。

就像但丁所說的「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吧」,她們擁有更強大的忍耐力和應挫力,能夠更好地調節自己的心態,并堅定自己的人生目標。

遵從事物的規律,樸實而快樂

冰心在文章《春水二》中感嘆道:「詩人!不要委屈了自然罷,‘美’的圖畫,要淡淡地描呵!」

剛開始讀時,我并沒有領會冰心的意思,一條崎嶇的小河、一條自由沉寂的小河和「詩人」有什麼關聯。

直到之后看到解讀才明白,在旁人的觀念里,不論是平蕩流淌還是曲折流動,小河流水都沒有什麼「快樂的聲音」;但在小河自己的觀念里,他的人生快樂就在于能夠遵從本性自由地流淌。

詩人應該自覺尊重生命的生存形式和運動規律。而尊重,帶來了快樂。

同理,一個不修邊幅的女性通常是一個尊重生命蒼老和凋零的人:

她不會因為一道法令紋、一個黑頭而嘗試用各種手段將自己掩蓋于脂粉和油彩中,而因為此,她的生命狀態會更為真實,她的個人更為樸實,樸實而快樂。

而我們作為旁觀者,也要學會正視這種自然規律的衍生,不要嘗試用一些極端的手段去打破應有的生命狀態或者激化容貌焦慮的社會矛盾。

去接受這一類人群,尊重他們的選擇,而不是抵制或者營造無形的輿論壓力,只有這樣才能形成一個更好的社會環境,更利于人類的發展。

風塵俱靜,素雅純粹

在文章《素顏如雪》中評價道:「好文字原來正是這樣,不是花滿枝丫,不是姹紫嫣紅開遍,而是風塵俱靜,素雅純粹。那些文字有畫意,有詩情,有韻味。」

文字如此,人也是如此。一個沒有妝容的女性就像一幅寥寥幾筆的風景國畫,沒有過多的色彩,沒有太多的筆觸,在簡樸的勾勒中給人以悠遠與寧靜。

古有言「腹有詩書氣自華」,一個不化妝的女性常常擁有超俗的氣質,她們不拘泥于外表,與世無爭,就像傲雪開放的梅花,選擇在百花凋零的冬天映雪飄香。

正如經典電影《熔爐》中談及的:世界上最美麗最珍貴的,反而是聽不見且看不清的,只有用心才能感受得到。

一個經歷了日月風塵、繁瑣人世的女性,往往會偏好素雅純粹的生活常態,沒有太多的裝飾,反而也是一種簡約的美。

美麗從來不被定義,丑也是一種美,真正的」丑「是「空洞」與」乏味「。就像在文革時期,將花領子從灰白的襯衫中翻出來,這樣不一定好看,但卻能在一片灰茫茫中看到你的唯一。

洗盡鉛華,素面朝天,這或許能讓你在人來人往、面色白凈、妝容相似的單調中更奪人眼目,在純粹中凸顯來自氣質、自信的美。

就像李娟在文章《素顏如雪》中所說的:素,是生命的大美和莊嚴,也是人生另一個難得的境界。

尾聲

最后用畢淑敏的話來說:

「我相信不化妝的微笑更純潔而美好,我相信不化妝的目光更坦率而直誠,我相信不化妝的女人更有勇氣直面人生。

假若不是為了工作,假若不是出于禮儀,我這一生,將永不化妝。」

如果你也是一個正處在焦慮之中的人,歡迎在評論區留下你的足跡,我和我們與你同在,追求素雅,崇尚真實,擁抱自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