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學會遠離「同學聚會」,放棄無意義的社交

歲月如歌,站在時光的回憶裡遙看青春,學生時代如山中的清泉,清澈甘甜,如同海上明月,明亮清透。

青蔥歲月裡,不用為了工作煩惱,也不用為了生活奔波,也不用為生活瑣事所累,眼中只需要有學習就夠了。

交朋友也只是單純的合得來,玩的下去就是好朋友,玩不下去就不在一起玩。

年少時的感情,最是單純,那個時候的你們,還沒有被世俗侵擾,還沒有沾上一些不好的風氣,與人相交可以隨心所欲,喜歡就多說兩句話,不喜歡就不假辭色。

當慢慢的長大,見識了太多的人心,經歷了太多的世事,很多人都放下了初心,再也沒辦法抱著最初的單純去與人相交。

人人都說「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曾經在家庭裡躲避風雨的人,也慢慢長成能為家庭遮風擋雨的頂樑柱,曾經灑脫的人也被各種現實壓力牽絆,活的越來越辛苦勞累。

學生時代總是單純的,所以人到了中年,經歷過生活的磋磨,才愈發覺得學生時代的珍貴,於是同學聚會順勢而起,成為了大家緬懷青春的橋樑。

剛開始時,同學聚會還只是單純的聚會,大家聚在一起討論一下畢業後的生活,回憶一下學生時代的各種樂趣,誰暗戀誰,誰又和誰表白,誰又找老師打小報告等等,吐槽一下找工作的困難和辛苦,其樂融融。

可是畢業多年,同學們各奔東西,在生活中長成了不同的樣子,同學聚會也不只是單純的聚一聚,而是逐漸被現實污染,多了一些奇怪的氛圍。

各自在生活中所走的路不同,長成的樣子也不同,人到一起對比鮮明,心中尷尬不已。

聚會上,有人談吐不凡,彬彬有禮,有人滿口粗話,喧囂不已,也有人揭人傷疤,尖酸刻薄。

曾經熟悉的人變得如此陌生,曾經的無話不談變成了客氣疏離,甚至無話可說。

人到了中年,事業和家庭都已經穩定,這個時候的同學聚會早已經面目全非,所以人到中年,其實更應該遠離這種被污染的同學聚會。

人到中年,所處的地位基本定型,每個人所經歷的事情不一樣,所處的環境不一樣,所遇見的人也不一樣,於是同學不復當年摸樣。

有的人工地奔波,辛苦勞作,忍受風吹雨曬;有的人寫字樓辦公,舒適愜意,冬暖夏涼;有的人位及高管,衣冠楚楚,享受豔羨。

聚會上勢利眼拍著馬屁,老實人低頭玩手機,觥籌交錯的表面下又藏著多少傷人暗箭。

有的人在聚會上喝的不省人事,發著酒瘋,說著什麼酒後吐真言,實際上是炫耀自己如今的成就,又或許是借機發洩心中苦悶,總之醜態百出。

記憶裡的純真不復存在,只餘下功利。

曾經的好友,只顧著和出人頭地的同學套近乎,對於生活不如意的同學只有嫌棄,撕破最後一層學生時代的美好,張牙舞爪的露出醜陋的面容。

成功之人也有成功之人的戰鬥,攀比事業,攀比家庭,所談之言全是炫耀之意,對於那些成就普普通通的同學更是不屑一顧,這樣世故,只會將人緣全都敗光。

人到中年,什麼聚會沒見過,聚會無非就是吃飯、喝茶、喝酒。

感情深一口悶,無論是否會喝酒,總是會被這一句話弄得很為難。

喝了是為難自己,不喝就會被說,是不是看不起勸酒之人,迫於無奈喝下,酒越喝越多,情誼卻越喝越少。

每次同學聚會帶來的不是美好回憶,而是苦悶。

聚會變了味道,無論是經濟還是心理上都承受著更大的壓力。本來是奔著開心去聚會,沒想到收穫的卻是種種挫敗,曾經的情誼也被聚會揮霍的一點不剩。

有所成就參加聚會,以前沉默寡言的人卻在耳邊說個不停,以前有過矛盾的同學在面前點頭哈腰,極盡吹捧之言並不會使你得到真正的滿足,你只會感到厭倦。

沒有什麼成就的人參加聚會,從之前的侃侃而談變得一言不發,強撐著聽他們聊著自己不懂的話題,只能微笑,之害怕自己什麼都不懂,一開口鬧笑話,引來他人的嘲諷與不屑。

有時候冷眼旁觀,才能看的清現實,遠離同學聚會,並不會使真正的朋友離去。

真正的朋友不是靠這種充滿世俗的聚會來維持。做一個清醒的中年人,才能避免經受人走茶涼的悲哀。

越是優秀的人越是明白,人到中年應該學會獨處,學會享受寂寞。

聚會時的狂歡,是一群人的表演,是八仙過海時候的各顯神通,而寂寞才是一個人的狂歡,是一個人煮酒賞花,閒暇享受。

回首往事,也不至於全部面目全非,留一寸餘地,讓同學情誼想起來還是乾乾淨淨,不摻雜其它的東西。

人到中年,就遠離同學聚會,放棄這些毫無意義的社交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