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輕易原諒那些傷害過你的人,因為不是每句「對不起」,都能換來「沒關係」

 

在人生的旅程中,你我相遇,便是緣分。我是禾熙,請與我一起感受世間美好,活出想要的人生!

 

你有沒有受到過來自他人的惡意與傷害?

可能是言語嘲諷:

「你這麼胖,怎麼好意思喜歡別人?

這麼簡單的題,連豬都能答對你還能錯;

這衣服穿在你身上,簡直就是浪費.....」

也有可能是來自原生家庭,來自愛人、朋友、同事的打擊與背叛。

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會知道這些針紮在心上有多痛。

有些人說:你要感謝那些傷害過你的人,因為他們讓你更強大。

可是我們憑什麼要感謝他們?我們應該感激的是一直不離不棄,鼓勵我們,陪伴我們的那些人啊。

更要感謝的是那個受傷之後,依舊毫不認輸,努力熬過所有黑暗的勇敢的自己。

有些人,有些事,沒法輕易原諒。

很多時候,不是簡單的一句「對不起」就能換來「沒關係」。

1

魯迅先生說過一句話:「損著別人的牙眼,卻反對報復,主張寬容的人,萬勿和他接近。」

這句話來源於他的絕筆之作——《死》,也是他遺囑中重要的一條。

意思是說,那些一邊損著別人,一邊要求對方「不能報復、要寬容」的人,千萬不要和他接近。

因為這樣的人,才是最「惡」的人。

有一位女詩人,出了一本詩集《月光落在左手上》,她在這本書裡寫:

「如果給你寄一本書,我不會寄給你詩歌,我要給你一本關於植物,關於莊稼的,告訴你稻子和稗子的區別,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膽的春天。」

她寫出了如此美好的詩句,卻一直生活在人間煉獄。

出生時由於缺氧導致腦癱,她一生行動不便,高中時輟學回家,然後被迫嫁給了一個沒有感情基礎的男人。

這份婚姻給她帶來了更加綿長濃烈的痛苦——

丈夫是個流浪漢,沒有工作也沒讀過書,脾氣非常暴躁,常常按住她的頭使勁兒地往牆上撞,直到自己解氣為止。

當她獨自熬過了無數個艱辛的日夜,終於攢夠了稿費要離婚時,丈夫不僅向她索要100萬的離婚費,還肆無忌憚地中傷她。

外界也對她口誅筆伐,說她「忘恩、不該離婚、有了錢就要拋棄曾經同甘共苦的丈夫」。

可是從來沒人願意瞭解她曾經受過的傷害。

有人說過一句話:「看客們都喜歡原諒和救贖的戲碼,都喜歡圓滿的結局。」

但真正成熟的看客,是知曉別人的難,所以不會隨便指責,更不會隨意中傷他人。

不知他人的苦,就別勸他人大度。

不瞭解情況就大言不慚地評價,用自己的道德標準去「綁架」對方,這不僅是一種「偽善」,更是一種無知。

對於那個被傷害的人來說,不報復,就已經是最大的原諒。

2

隋朝吏部侍郎薛道衡,在寺廟遊覽時,問隨行的和尚:

「為什麼金剛怒目圓睜,但其他菩薩卻低眉善目?」

小和尚說:「金剛怒目,所以降服了四魔;菩薩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以前勸人做個「低眉的菩薩」,暖人於無形;現在才知生活中有太多的「魔」,需要「怒目」才能震懾。

換句話說,對待傷害你的人,你越是沒有原則地退讓,對方就越是得寸進尺;當你強硬起來,對方卻開始變得柔軟。

《紅樓夢》中的探春,有一個別名叫做「玫瑰花」,意為「美中帶刺」。

在她暫管賈府事務時,有人看她年紀尚小,故意借事刁難她,她都予以有力回擊。

久而久之,府中上下愛挑刺的三姑六婆,都對探春懼怕幾分,她辦起事情來愈發順風順水,連王熙鳳都要讓她三分。

有一次,有人仗著自己是大太太的陪房,嘲笑探春是「庶出」,當眾掀她的衣服,事後還自鳴得意。

探春並未多說,而是直接打了對方一個耳光,毫不留情。

一時間,陪房怔住,全府震驚。

著名作家王蒙曾這樣讚賞這一情節:

「探春這個耳光驚天動地、響徹雲霄、盈盈繞梁、三百年不絕。」

人的愚蠢,在於不懂得建立自己的底線。

無底線的原諒,就是在縱容別人對你的「惡」,就是自找麻煩。

心理學專家張德芬說過一句話:「個體與個體之間,常常是彼此吞噬的關係。」

不懂得「此消彼長」的道理,不增加自身的防禦力,就只能等著被對方吞噬。

在必要時豎起周身的刺,想傷害你的人就不敢繼續靠近。

3

林清玄說過一句話:「生活中遇到的不完美與不平衡,都是人生最好的啟蒙,就如同烏雲與暴風雨是天空最好的啟示一般。」

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傷害讓你強大,而是你面對狂風驟雨時的堅韌才讓你變得強大。

讓人成長的,不是傷害,是在努力自愈的自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