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晚年,能帶給你幸福的人,不是子女也不是老伴

人這一輩子,不過幾十年的光陰。

轟轟烈烈也好,平平淡淡也罷,生命對于誰來說都是公平的.無論你貧窮還是富有,無論你成功還是平庸,最終都逃不開「生老病死」的命運。

年輕的時候,總以為一輩子過得心滿意足,到老就不會再遺憾。但其實,隨著年齡的衰老,卻越來越明白,生命就是一個不斷追逐和不斷失去的過程。

一個人的前半生,是不斷攀越的過程,當你背負得越來越多,就該為自己減壓減負擔了,而到了這個時候,你就會發現,你已步入了晚年。

年紀越大,越害怕失去,可是該來的總是要來的。而當你老了,誰能帶給你幸福?是子女還是老伴?

從前的人,都有養兒防老的觀念,認為只要有孩子,晚年就會無憂。但隨著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發現,要兒女養老,未必都是靠譜的。

如今的年輕人,大多身上都肩負著沉重的壓力,房貸、車貸,還要養育孩子,家庭的責任和負擔往往壓得背都直不起來。

即便孩子們有孝心,但指望他們放下工作和家庭,來床前照顧自己,幾乎是沒有這個可能的。一則現實不允許,二則老人也不會輕易犧牲孩子們的幸福和前程。

誰的人生都不可能為了別人而停滯,所謂的養兒防老,只是一個美麗的期望,真正想要實現,太難太難。

少年夫妻老來伴,年輕時吵吵鬧鬧,到老了,兒女都長大成人了,彼此相互依靠,相互照顧,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然而,不是誰都能幸運到,兩人攜手一起走到生命的最終。

當有一天,老伴提前離開了你,餘生又該如何度過?所以,晚年生活靠老伴帶來幸福,雖然是理想的,但未必人人都能享受得到。

生命從來不會因為你是誰,誰是你的伴侶,從而將「生離死別」繞過你們。

即便是攜手半個多世紀的楊絳與錢鐘書先生,也終究逃不過一個人先離開的命運。

兩人相約一輩子的時光,無論坎坷與磨難,都不放下彼此的手。

可是他們的幸福生活卻在1997年戛然而止。那一年早春,他們的女兒錢瑗去世了;1998年年末,久病的錢鐘書也走了,從此家散了,只剩餘楊絳一人。

人到晚年,失去伴侶本身就是一種無言的痛,更何況女兒也離世了。楊絳先生曾經一度陷入到極其痛苦的狀態中。

她說:「鐘書逃走了,我也想逃走,但是逃到哪裡去呢?我壓根兒不能逃,得留在人世間,打掃現場,盡我應盡的責任。」

可是即便在這樣的狀態下,楊絳先生強忍悲痛,把錢鍾書從20世紀30年代到90年代所寫的中外文筆記進行了分類處理。

四麻袋手稿和讀書筆記,收藏的文物,以及全家的東西,都得要她親手處置。

她出了十三冊《錢鍾書集》,五冊《宋詩紀事補訂》,《錢鍾書手稿集》也影印出書,並將《我們的錢瑗》成書。

在近90歲時,楊絳開始翻譯柏拉圖的《斐多篇》,93歲時《我們仨》出版問世,96歲時又推出散文集《走到人生邊上》,探討人生的價值和靈魂的去向。

人到晚年,真正能帶給你幸福和安寧的是誰?不是子女,也不是伴侶。

那個人只能是你自己。曾經,失去家人的楊絳先生身心交瘁,連走路都要扶著牆壁,可是她卻強忍悲傷,為自己尋找一個讓精神得以安寧的港灣。

因為她明白,到了這個時候,你依靠的只有你自己。

把子女和伴侶當成人生的依靠,但有誰又能保證,他們能否靠得住?亦或者他們會在什麼時候突然離開你?

而你所能做的,就是養好自己的身體,調劑好情緒,盡可能給自己找些興趣愛好,多找些事情來分散注意力。

因為一味地傷心,只會讓自己亂了陣腳,影響到此後的人生。

誰都會老去,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常態。

看淡了,心境才能放寬,餘生才能過得輕鬆。學會接受生命的無常,才可能晚年真正幸福。和生命擰巴,摧毀的只能是自己的意志。

活了一輩子,經歷過人生的風雨和坎坷,對于生命也早該有自己的領悟。

誰都不願失去至親至愛的人,可是有些事情,我們無力改變,只有坦然地接受,改變自己的心態,才可能讓自己過得更好一些。

就像楊絳先生那樣,痛苦過,迷茫過,但很快又釋然了。

甚至她還想到,如果自己走到了女兒和錢鐘書的前面,恐怕他們難以受得了,倒不如這痛苦的擔子由她來挑,這是她對親人最好的愛的表達。

而我們這些普通的人,隨著年齡的衰老,最需要的也是心境的改變。

到了晚年時候,大多數人活的就是一個好的心態。

因為痛苦是一天,快樂也是一天。究竟該如何度過這餘生,每個人都應該明白。

給自己找些事情做,有三兩好友可以聊聊天......把每一天都當成自己賺來的。

當你擁有了這樣的心態,才不會讓晚年生活在困苦中,才可能感受到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