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過得好的,往往是那些不喜歡化妝,也不喜歡打扮的女人

li李 2022/07/04 檢舉 我要評論

抬頭看一看天上的麻雀,你會覺得幾乎看不出差別,它們都是一樣的,像工廠的流水線上一批批生產出來的,沒有任何特色,也不會被人記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人類也開始有了這樣的趨勢。放眼望去,大街上所有的美女幾乎一模一樣。一樣纖細高挑的身材,一樣精致的網紅臉,如果不是熟人,可能看過就忘了,根本記不得誰是誰。

其實,不只是我們普通人,漸漸地連演員也變成了這樣,他們像是批量生產的一般,總是讓人臉盲,相比于八九十年代的女明星們,他們全都失去了個人特色。

以前的女明星們,各有各的美,而如今的美,卻變得越來越統一。

這本身并不是一個正常和健康的現象,但不知道為什麼,在現實生活中,越來越多的人審美開始畸形。

他們去整容,去吸脂,為了迎合大眾的審美,為了變成所謂的網紅,將以往的自己全部打碎,然后重新組合起來,哪怕這樣一張陌生的臉,連自己都不認識也在所不惜。

仔細想想,這樣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呢?每個人都有人做了,我們只需要做好自己即可,然而只是簡單地做自己,卻總也做不到。

從這一角度來說,那些從不打扮,也不化妝的人,反倒更忠于自己的內心,他們不會下意識地迎合他人的審美,而是有自己的選擇和判斷。

他們覺得,人活著,首先要對自己負責,活成什麼樣子,以什麼樣的姿態去活,應該由自己說了算,而不是由他人的審美說了算。

所以我認為,真正過得好的人,反倒是那些不喜歡打扮,也不喜歡化妝的人。相比于外在的精致,他們更想提升內在的氣質,而這,才是一個人變得越來越美的關鍵。

一:外在的精致,掩蓋不了內心的虛無

著名作家賈平凹曾經寫過一篇名為《談打扮》的散文,后來收錄在其四十年散文精選集《自在獨行》中。

在這篇散文里,他談到了關于女性打扮的觀點,他認為,一個女人真正的美,并不是打扮出來的,而是骨子里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

如果內在膚淺,腦子里沒有東西,也就意味著氣質很一般,在這種情況下,無論再怎麼打扮,也不會有美的感覺。

正如亦舒的長篇小說《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晶曾經形容女主人公子君:美則美矣,毫無靈魂。

從一般人的審美來看,子君的確是美的,她從小便是一個美人,但那又如何呢,十多年的家庭主婦生涯,讓她漸漸地跟社會脫節,也逐步失去了獨自行走的能力。

這時候的她,美得很空洞, 很貧瘠,很單一,她身上缺乏一種內在的氣質,也缺乏一種,向上的活力。

這就導致其丈夫漸漸地對她失去了興趣,在他眼里,子君沒有了吸引力。

這足以告訴女人,想長久地吸引一個男人,只是長得漂亮,會打扮,是遠遠不夠的,每個人都會有審美疲勞的時候。

你必須要擁有除了美貌以外,足以留住他的內在軟實力,才足以讓他對你忠心。

二:提升內在的氣質,是一個人越活越美的關鍵

外在的精致,永遠掩蓋不了內在的虛無,如果一個女人總是試圖用美貌和打扮,來留住一個男人的心,那麼無異于天方夜譚。

你或許可以留住他一時,但留不住他一世,當他的審美疲勞了,對你的興趣減弱了,你也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吸引他了。

而是恰恰是你在感情里被動的開始,同時也是命苦的開始。

賈平凹在散文《談打扮》里,將女人比作燈籠,他認為外層的那層燈籠紙,是對外展示的東西,具體是什麼樣子,人們用肉眼一看便知。

但一個人的內在氣質,內在的人格和修養等等,則是燈籠里的燈泡,燈泡是什麼顏色,燈籠紙就會發出怎樣的光芒。如果燈泡不亮了,燈籠紙也就暗淡了。

不管它表面看起來多麼精美,依然不會吸引人駐足,因為此時的它,沒有任何價值,只是一個擺設罷了。

一個女人,只有內在的精神世界豐富了,只有內在的人格獨立了,才能有立足于世的底氣和根本。

這時候的你無需打扮,也無需刻意地化妝,只是靜靜地存在著,就足以吸引人,因為你的魅力是由內而外散發的,這種氣質,自帶光芒。

正如作家林清玄曾經說,最深一層的化妝的改變氣質,對生命有信心,為人積極樂觀,多讀書,多思考,多提升自己的內在。

這樣的人就算不打扮,不化妝,也丑不到哪去,因為你的心是美的,內在是豐富的,人格是高尚的。

三:別迎合大眾的審美,做好自己,便是最美

如果說人活著,只有一個人應該去迎合、去取悅的話,那麼只能是自己。

大眾的審美是千變萬化的,是沒有必要去借鑒,去參考的,畢竟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只要做好自己,就已經是最美的樣子。

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里的主角,沒有必要生生地將自己打碎,失去自我的特色,活成他人眼里的配角,這是對于自我最大的不負責。

不要迎合大眾的審美,自信地做自己,就已經是最好的光景,不喜歡化妝就不要化了,不喜歡打扮就不用打扮了,自在隨心地活著,反倒更舒服,更忠于自我。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