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女人不化妝,也不喜歡買衣服,不是因為窮和懶,而是這2點

li李 2022/08/15 檢舉 我要評論

吾聞之,以色事人者,色衰而愛弛。——《史記》

導語:

古語云:「女為悅己者容,士為知己者死。」

愛美之心人人皆有,尤其是女性。

但你身邊有沒有這樣一種女人,她們從來不化妝,也不喜歡,愛衣服,不愿打扮自己。

她們不是因為經濟條件差,買不起;也不是因為懶,不愿收拾。

而是因為以下這兩點。

第一,沒有時間

作家伍爾夫曾描述過這樣一種女性理想:

「掙到足夠的錢,去旅行,去閑著,去思考世界的過去和未來,去看書做夢,去街角閑逛,讓思緒的釣線深深沉入街流之中。」

但有幾個女人能實現這樣的夢想呢?

年輕時為學業和事業打拼,成為母親之后,更是沒有一點自己的時間。

那個「出逃」的蘇阿姨為何能如此打動人心啊!

哪一個母親,哪一個妻子不想擁有這樣 屬于自己的時刻,暫時不用被家務受累,不用牽掛子女,不用照顧父母。

只是安靜的,自在的,一個人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

曾有這樣一段小視訊,戳痛很多媽媽的心:年輕媽媽一個人帶著孩子,沒有時間吃飯,沒有時間上廁所,卻還被丈夫指責,被出軌。

她們哪里有時間化妝,哪里有功夫買衣服,有一點點時間,只想好好睡一覺。

第二,追求精神境界的滿足

作家毛姆在他的小說《月亮與六便士》中,形象地描寫了一個原本平凡的證券經紀人思特里克蘭德,他在突然對畫畫「著魔」之后,就進入了這樣一種狀態——除了畫畫,他對一切都不在乎,不講究。甚至是饑餓和貧窮,都不能讓他感到一點點痛苦,因為他有自己的那份熱愛。

如果一個人能有如此境界的精神追求,他怎麼留意到自己臉上突然長出的魚尾紋呢?

楊絳在《一百歲感言》中寫道:「 少年貪玩,青年迷戀愛情,壯年汲汲于成名成家,暮年自安于自欺欺人。

人壽幾何,頑鐵能煉成的精金,能有多少?

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后才發現: 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后才知道: 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系。」

有位33歲的寶媽,原本在家帶孩子那幾年,非常盼望孩子上幼兒園之后,能有時間好好打扮一下自己。

但孩子上學之后,她卻愛上了寫作,每天在家讀書寫文,卻不曾買過一件化妝品。

她說:「每打開一本書就能與一位靈魂高尚的人談話,而什麼時候開始,什麼時候結束,我以怎樣的坐姿,怎樣的神態與他交流都是我說了算。

我非常享受這樣的時光,輕松自在,不用去畫自己的臉,也不用去迎合任何人,更不用去進行一些無謂的社交。

生命有限,我愿意用來充盈自己的內心。」

曉角心語:

曾在一個綜藝節目中,看到某主持人聽到一位女孩說自己從來沒有化過妝后,一臉嘲諷的表情,讓人非常不適, 再精致的妝容也遮不住她那個丑陋的表情。

不禁想到杜拉斯《情人》中的那句經典:「我老了。有一天,在一處公共場所的大廳里,有一個男人向我走來,他對我說: 我認識你,我永遠記得你。

那時候,你還很年輕,人人都說你美。現在,我是特意來告訴你,對我來說,我覺得現在你比年輕的時候更美。與你那時的面貌相比,我更愛你現在備受摧殘的面容。

化妝還是不化妝都是自己的自由,畢竟「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無關」,人生在世不妨灑脫一點,活我所活。

最好的化妝是對心靈的化妝。

愿我們都能不再那麼在乎別人的眼光,不再那麼在意人生的浮塵,獲得那份內心的安靜與從容。

今日話題:

你身邊有不化妝的女人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