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同居最擔心什麼?3個老年人說出了心里話

li李 2022/11/30 檢舉 我要評論

老年人無論婚前同居,還是婚后同居,都不是難以啟齒的話題,設身處地經歷過的老年人說出的心里話才是取之于生活。

A女士,61歲,我的老伴是后找的,雖然名義上是我的老伴,但是我們是未婚同居,當時老伴提議先不領證,權當是試婚,起初我不同意,后來歷經我的老伴軟磨硬泡,我還是同意了。

對此我的兒女沒有意見,或許我的兒女認為我和老伴領證以后,兒女不得不承擔養老的責任,我的老伴就有資格分到財產或者遺產,人啊,都為了各自的利益盤算,我的兒女也是如此。反倒是我感覺心里面沒底,我生怕老伴失去新鮮感以后,沒有了花前月下,卻不得不面對柴米油鹽,重中之重老伴對我的飲食起居或者吃喝拉撒司空見慣,再無神秘感以后,老伴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跟我分手。畢竟我和老伴沒有領證,將會意味著沒有婚姻法限定的責任以及義務。

B先生,65歲,我和老伴從少來的夫妻升級為老來伴,因此我和老伴相互知根知底,跟老伴同居最擔心的事情莫過于睡不好覺。伴隨著年齡越來越大,睡眠也越來越輕,無疑加劇了我的擔心。

我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即使在近期,我也已經不清楚被老伴無意之中叫醒多少回了。往往是我剛睡著覺,我的老伴就鼾聲如雷。被吵醒以后,好不容易再次睡著,老伴就會拿出翻身的勁頭翻來覆去。從而讓我不勝其擾,然而當我提議跟老伴分床一段時間,老伴卻嚴詞拒絕,不是指責我變心了,就是誤解我有別的想法,為此我不得不一忍再忍。

C女士,68歲,我擔心透支我的身體,更擔心透支老伴的身體,我和老伴都不年輕了,即使年輕的時候也需要量力而行。或許是我的老伴認為人生苦短,因此我和老伴即使在應該節制的時候依舊情不自禁。

為了我和老伴能夠實現階段性休養生息,最終我和老伴達成一致,在做出了分床的充分準備以后,我和老伴就過上了分分合合的生活,其實這樣也好,放眼延年益壽的大局,我和老伴就實現了以退為進。適當的擔心無外乎憂患意識,我和老伴何嘗不是在權衡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呢?如若不解決擔心,只是口頭上擔憂,終歸是無病[呻·吟]或者諱疾忌醫。

結語:老年人同居前因后果可能多種多樣,然而萬變不離其宗,解決同居引發的擔心,通過舉一反三以及觸類旁通就會游刃有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