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特·溫斯蕾:不化濃妝的女人才是最美的

li李 2022/10/02 檢舉 我要評論

也只有她才敢這麼對甲方爸爸吧。

羊刷到凱特·溫斯蕾的一支視訊,講的是如何拒絕容貌和身材焦慮。

精致的妝容說卸就卸掉了。

這支短片的主題叫「我值得」,據說也是一支廣告。

「對所有女性來說,如何在不化妝的情況下相信自己也值得。」

「我值得,源于我做自己的權利,為自己而戰!」

這些話出自她之口,一百個相信。

因為,她從拍《鐵達尼號》起,就明確表示自己的體重自己做主。那時候還有媒體表示,要是她瘦五磅,jack就可以上甲板了。

這些年,粉絲都叫她「肥溫」,也是因為她非常隨意地對待自己的體重。

去年的熱門劇《東城夢魘》上線,她在里面飾演一個中年女性,全程沒有化妝,所有歲月的痕跡都沒有刻意隱藏。

修圖師試圖把海報上的她皺紋修掉,她要求對方放回去。

「我知道我眼下有多少紋路,請把它們都放回去。」

另一件事是,導演做后期的時候想要把她的小肚子P掉,凱特直接說不可以。

最后她的小肚子保留了下來。 但是who care?因為她的演技她的真實已經贏得了一切。

她只有在出席活動,或者角色有要求的時候才會精致修飾自己。

這些年,很多媒體嘲諷她的體重,說過她的衰老。

但她都看得很清:

「一個能全心全意愛自己,沒有虛榮地、無條件地愛自己的女人,才是美。」

「我對美的定義很傳統,一個不化濃妝的女人,能坦然舒適地享受最自然狀態的女人,才是最美的,才是迷人的。」

可能,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人可以不被打垮,那就是對自我充滿肯定的人。

不自信是怎樣影響你的外貌的

大家都知道不自信更多表現在心理上對自我的否定。

而那些積郁在內在的病癥,也會影響著我們的肢體語言。

在心理學上有個名詞叫 「海龜效應」,它一般出現在人們感到自卑的時候。

每當這個時候,人們會通過限制自己頭部的曝光率來達到隱藏自己的目的。

比如把衣領豎起來,聳下自己的肩,以及把頭低下去。

當你在忙著隱藏自己的時候,整個人的肢體語言是不可能舒展的。

tiktok上的百萬粉博主Patricia親身示范過自信和不自信狀態下的肢體語言。

比如,不自信的時候走路就像是鴕鳥,顯得急促又凌亂,就像是一口氣不敢呼出去一樣。

反觀,只要心念一轉,肢體打開,整個人就變得魅力四射起來。

以及,當你對整個局面感到不安全,會用很多小動作掩飾。

正確的做法是,自然地用眼神掃視全場,然后確定坐標后大大方方地走過去。

a

很多人在和人交談的時候,雙手不知道該怎麼擺放。

這樣看起來,整個人顯得很被動,也會讓人誤以為你在排斥社交。

其實可以試著把雙手插進口袋里,肩膀放松,也是在給心理做緩沖。

發現沒,即便是長相漂亮的博主Patricia,在做出不自信的肢體語言時,整個人的魅力值也要大打折扣。

當一個人不自信的時候,很難享受當下的狀態。

因為所有能量都用來和自己的不足做奮斗的時候,也更難向外擴張。

顏值優秀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并沒有什麼加持作用, 反而會因為承受不了作為焦點的目光,表現出一種「我不配」的感覺。

當年才出道的Bella便是如此,作為Gigi的妹妹,她不缺話題度,卻因為身材以及台步的拉胯一直被人吐槽。

早年她的台步給人一種這是在做「苦差事」的感覺,以至于跌倒被人說成落難而逃。

同一張臉,不同的心境,整個變化天壤之別。

不自信還會影響到我們的顏值。

日本的整形醫師吉田圭表示,臉部的肌肉和后腦勺、頸部、后背的肌肉相連。

如果經常駝背,臉部的肌肉也會隨之松弛,還會讓代謝下降,脂肪堆積,長出雙下巴。

因為過分在意自己的缺陷,導致身心猥瑣發育。比如有的人因為牙齒不好看,笑起來很不自然,因為個子高害怕不合群,結果彎腰駝背,因為腿粗,就拼命穿松垮沒型的褲子掩飾。

結果反而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自信下的審美體系才是悅己的

當人對自身不認可的時候,會依據大眾提供的價值來做判斷。

在這個階段所擁有的審美體系,其實很難做到真正悅己。

審美是一個人經歷的總和,也是非常自我的一件事。

在男權社會中,針對女性制造的一套審美標準本身帶有很強的」被觀賞性」,也就是局限。落實到具體的人身上,有時候反而是一種枷鎖。

從眾,也就意味著切斷更多和自己的溝通和認可。

這個時候的審美體系,很難是健全的,包括胡亂整形,穿不合適的衣服,總是不自覺給自己和別人打分,喜歡比較...

那些在我們自己看來很在意的地方,其實都是因為自己對自己太苛刻了。

現如今,在大數據的影響下,數據只會呈現更多美麗的面孔,美麗的事物,但這并不是事實的全部。

在歷史上,大部分引領審美潮流的人,恰恰是那些敢于打破「完美」的人。

她們是站在缺口的那一批人。

喜歡她們的人覺得她們是繆斯,破開刻板審美的逆風者。

比如90年代超模界宛如靈光乍現般開場的戴文青木。

那時候的整體審美陣營還很單一,一類是身材從滿女性美的大美人,還有一類是與之相反的纖細美人,例如凱特·莫斯。

而戴文青木的整體魅力要更難琢磨,她幼態但同時又犀利妖冶。

不喜歡她的人,說她是「唐氏綜合征患者」,審丑頻道的開啟者。

再比如80、90年代香港傳奇人物梅艷芳,在她之前女歌手,都具有很強的女性特色,但她卻以反叛、中性化的氣質闖出一條新賽道。

但這些逆風做自己的勇士,反而成了時代中最難以被忽視的王者。

大家都知道,從眾會令人感到穩定,少了很多阻力。

但正是因為如此,這世界上才有那麼多「抑郁不得志」。

畢竟做人也好,穿衣打扮也好,只有自己發自內心認可才能擁有風格。

如果無法做到真正認可,那麼我們充其量也不過是被人「物化」的對象而已。

那些自信的人之所以不朽,是因為她們從來都不試圖滿足所有人的審美。

而自信可以破開一切昏昧,讓你在感到搖搖欲墜的時候,始終堅定地擁抱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