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夫妻還是戀人,在以下三件事上,最好別主動

li李 2022/09/11 檢舉 我要評論

很久以前,風華正茂的徐志摩,寫下《忘了自己》,向林徽因表白。

一生至少該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不求結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里,遇見你。

情詩依舊在,寫詩的人卻早已遠去,那個心儀的女子,也香消玉損。他們到底沒有成全彼此,而是留下一聲嘆息。

回首看徐志摩的愛情,就會發現,他到底沒有愛一個人到底,愛情坎坷多舛,幸與不幸,只有自己知道。

如果愛一個人太主動、太熱情,就像飛蛾撲火一般,傷害的是自己;如果愛太冷淡,又只能眼睜睜地錯過。唯有牢牢把握尺度,才能進退自如,彼此安好。

因而,我要告訴你,不管多愛一個人,在以下這三件事上,越主動,越容易輸。

01

再愛,也不要糟蹋自己。

西漢美女王昭君,應召入宮。

當時,很多宮女,為了討元帝喜歡,賄賂畫師,把自己畫得特別漂亮。

元帝根據畫像,挑選自己的心上人。

王昭君不愿屈服宮里的潛規則,拒絕賄賂畫師。后來,他跟隨單于派來的使者,出塞和親,漢元帝才一睹芳容,悔恨不已。

是啊,踐踏自己去得到愛情,會被對方捧得很高,自己也絲毫得不到尊重。人與人是平等的,任何時候都如此。

更可悲的是,總有人看不透愛情,做了「殉情」的蠢事。

春秋時,魯國的文伯過世了,他的妻妾為其殉情。他的母親非常生氣,說:「這些兒媳,對長輩薄情啊。」

有人就這件事,詢問孔子,如何理解。

孔子說:「季氏之婦尚賢哉。」表示要給老母親點贊。

從兒媳的角度來說,不顧家庭以后怎麼辦,盲目去殉情,讓活著的父母怎麼過下去?誰來照顧家里的孩子?

把自己傷害了,并不是偉大,而是愚蠢,不懂得權衡利弊,也看不到將來。

「螻蟻尚且貪生」,只有好好活著,才有希望。感情只是人生路上的插曲,并不是全部。

02

再愛,也不要彼此糾纏。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人生最美的,就在「初見」兩個字,此后再遇見誰,都不如當初的人那麼好了。

詞人納蘭性德,才華橫溢,卻始終沒有逃過情感的劫難。他十幾歲時,就是舉人,二十多歲就當了御前侍衛。

他一直愛著表妹,但是父母不同意。因為表妹出生卑微,還早早失去了父母,對于他的前程,并沒有什麼幫助。

為了斷了這份情,他的父母把表妹送入宮里,當了宮女。

而納蘭性德并不死心,他假扮成僧人,混到宮里去見表妹。兩個人見面了,但是礙于宮里的規矩,一句話也不敢說,唯有淚水順著臉龐滑下來。

再往后,納蘭性德迎娶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為妻,僅僅三年,妻子因難產而去世。他的情感世界,雪上加霜。

悲痛之中,他遇到了南方才女沈宛,一見傾心,卻一生無緣。

一個御前侍衛的生命,是情感的世界,不可自拔,停止在三十一歲。

作家饒雪漫說過:「結局和過程都有了,再去糾纏,連自己都覺得貪婪。」

真正的糾纏,不是兩個人常常聯系、見面,而是內心糾結,始終無法放下。愛情,變成了折磨自己的根源。

愛一個人,掏心掏肺,只是希望對方看得見。可是看見了,卻不能成全,又有什麼用?

不愛一個人,希望彼此都放手,可是放手了卻不能放心,又怎麼能過好自己的一生?

相愛,最要緊的是干脆、簡單。過分復雜的交往方式,束縛了對方,也困住了自己。正所謂,人與人走得太近了,是一場災禍。

03

再愛,也不要放棄金錢。

《醉醒石》里有一個故事。

一個叫穆瓊瓊的女人,被丈夫賣到了青樓。

為了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穆瓊瓊資助一個叫董文甫的書生,做生意,讀書。

董文甫一邊假裝答應穆瓊瓊,過幾個月就成婚,一邊騙取錢財,回到老家建房子,另娶他人為妻。

當穆瓊瓊等不到董文甫的回音后,思念成疾。

古人云:「黃金空匣底,薄幸不重來。」

弄丟了金錢,就是不幸的開始。如果金錢失去了,不能重新賺回來,余生都會不幸。哪怕你重新找到了愛情,也不能改變。

談情說愛,是要花錢的。情感一錘定音之后,有了孩子,要照顧父母,花錢就更多了。并且,人是要靠自己的,不能因為愛一個人,就不去工作,就坐等對方給錢。

2015年,顧少強寫下一句「世界那麼的,我想去看看」,然后就辭去了老師的工作。

很多人都羨慕她,日子過得瀟灑。而真相不是想象的樣子,是她和愛人一起經營旅店,一起打拼未來。賺錢,才是最正派的「詩和遠方」。

愛情不能當飯吃,所謂「秀色可餐」,不過是一個形容詞而已。

04

不管愛上誰,都是為了「歲月靜好」,而不是過兵荒馬亂的生活。

如果因為愛情,越過越難,說明你愛錯了,需要轉身離開。

愛到濃烈時,主動減去三分,保留七分。

三分距離,生活才有空間;三分愛自己,才能把握命運;三分庸俗,爭取柴米油鹽;三分灑脫,不為情所困。

做人,想要有人疼愛,先要學會愛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