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一輩子不化妝的女人,多半是這兩種女人

li李 2022/09/18 檢舉 我要評論

人活一世,求得就是一個自在,不希望自己會被世俗所束縛,更不希望自己會被人心所拖累,我們要去往的地方,是星辰大海,是萬里浮云之下的廣闊山河,而不是用一點又一點的猜疑去揣測人間的苦悲,外在的裝飾再怎麼奢華也終究無法成為能夠點亮生活的一盞明燈,縱然它能夠為我們帶來眼前一亮,可青絲白髮,紅顏枯骨,歲月終會蒼老,再多的遮掩也無法抹去時光曾走過的痕跡。

毛姆曾在《面紗》里說,「別犯傻了,美貌也是上帝的賜予,是最稀有、最珍貴的禮物。如果幸而擁有,我們應該心懷感激;如果我們沒有,也要感謝他人擁有的美貌讓我們獲得了愉悅。」

一個人的容貌是與生俱來的先天條件,無論好壞,也始終都是你自己,化妝也許會讓你變得更有自信,可我們的心里都明白真正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而那些一輩子不化妝的女人,多半是這二種女人,要麼是本身長得就很漂亮的女人 要麼就是活得太明白的女人。

本身長得就很漂亮的女人覺得沒必要化妝,她們對于自己的顏值很自信,所以更看重的是一個人的內在,再美的容顏終究會有蒼老的一天,誰都逃不脫這樣的宿命,也許我們總是對自己都顏值有過多的挑剔,覺得眼睛不大,覺得鼻子不挺,但其實一個人最美的時候是她最真實都時候,而不是用過多的裝飾掩蓋之后的表象。

活得太明白的女人覺得化妝沒有必要,我們沒有必要去用一張漂亮的臉去討好別人,真正愛你的人,無論你的樣貌是丑陋還是艷麗,都會愛你,而只有那些假裝喜歡你的人才會對你的臉過分在意,我們長成什麼樣子是先天的氣運,化了妝又能怎樣,你遲早都是需要去面對那個真實的自己的,你也始終都知道卸下這一臉的偽裝,我們也不過是蕓蕓眾生中最普通的存在。

《情人》一書中有這樣一句話,「我認識你,永遠記得你。那時候,你還很年輕,人人都說你美,現在,我是特為來告訴你,對我來說,我覺得現在你比年輕的時候更美,那時你是年輕女人,與你那時的面貌相比,我更愛你現在備受摧殘的面容。」歲月的更迭終將會帶走過去那些令人驚艷的歲月,年少之時那些不染纖塵的少女未必要比如今這些容貌艷麗的人長得更加好看。

一個人的快樂從來都不會是因為她有一副好看的皮囊,而在于一個有趣的靈魂,也許你的長相并不是多麼的出眾,你會羨慕那些漂亮的人,會嫉妒那些妝容完美的人,會自卑的覺得自己只是一個不起眼的沙礫不敢與明珠為伍,于是為自己畫上不倫不類的妝容,為自己穿上并不合身的華服,以為這樣就可以獲得眾人的歡喜,以為這樣就可以掩蓋自己所有的不堪。

但是,永遠都不要因為自己的顏值就覺得低人一等,真正漂亮的人即使是素面朝天也會驚艷我們的時光,化妝這件事情并不是一定要去做的事情,如果喜歡可以一試,但沒必要成為一種依賴,無論何時何地,我們都要清楚的明白那個真實的自己,那些一輩子都不化妝的女人不是不在乎別人的眼光,而是明白我們這一生終究是為自己而活得,而不是為了去迎合別人的眼光而活。

有人說,「你必須培養一些愛好,不要遙遠空洞的目標而是實在甚至庸俗的吃喝拉撒。必須一覺醒來很清楚至少今天還能做什麼。去樓下最辣的粉店吃早飯,去給窗台上的盆栽澆水,去追一集剛更新的新番,去找一個知心老友嘮嗑。

你必須積攢這種微小的期待和快樂,這樣才不會被遙不可及的夢和無法掌控的愛給拖垮。」化妝也好,不化也罷,你都要有自己的生活,是充滿希望的溫柔,是滿是陽光的絢爛。

妝容化得再好也掩蓋不了事實的真相,你是一個怎樣的人就是一個怎樣的人,永遠都不要讓容貌成為你前進道路上的阻礙,大千世界里,漂亮的人終究還是少數,也許我們人人都會向往美麗,但這種美麗是真實的美麗,是不加任何修飾的清白,一輩子都不會化妝的人,她們從來都不曾在意過自己的皮囊到底是加分項還是減分項,他們所在意是那些真正在意自己的人從來都不是因為自己的容顏。

張小嫻曾說,「不能只是執著地相信,得有行動。當你努力裝備好自己,也許會早一點遇到合適的人呢。許多女孩子的問題是總想找個意中人,卻沒想過怎樣成為一個別人中意的人。人生是可以努力以赴的。」我們不需要刻意地去成為一個能夠令別人滿意的人,而要去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讓那些中意你的人對你的喜歡,始于顏值,陷于才華。

—END—

話題互動:你們是如何看待此事的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