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歲阿姨失婚10年,有房有錢悠閑自在,前夫懇求復婚:絕不回頭

li李 2022/11/14 檢舉 我要評論

畢淑敏說,兩個人生活在一起能否長久,必須具備三個條件:

一是知道彼此銀行卡的數字;二是能在一張床上相處融洽;三是能夠愉快地進餐。

談錢、睡覺、吃飯,這三件看似簡單的小事,真要做到,卻并非易事。馬伊琍曾說過: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女人這輩子最看重的是感情,年輕時為了愛情可以不要面包,然而兩個人相愛容易,相守卻很難。生活里,有多少曾經是有趣的靈魂相吸走進婚姻,卻在 柴米油鹽里迷失了自己,慢慢地消磨了彼此僅存的那一絲溫暖。

56歲的梅姍退休6年了,獨居三居室電梯房,獨生女兒也有了對象,來年就要商談婚嫁事宜了,此時,已經失婚10年的前夫,62歲的老劉卻懇求梅姍復婚, 說他愿意用余生不償自己曾經對她們母女的傷害。

梅姍和老劉是參加工作后,經過熟人介紹相識,相戀,結婚。一路走過來,梅姍沒有嫌棄老劉是山里的農家娃,家里的父母不僅沒有醫保社保,而且還有一個在讀書的小叔子要供養。

當時的梅姍覺得愛情就是這樣,不為物質所迷惑,而要為愛的人奉獻一切,跟隨自己相愛的男人,赤足上陣打拼一番屬于她們的未來。

然而,有情飲水飽的感情是經不住現實生活的磨礪,終會在人生的某個路口走散。

最初的時候,梅姍和老劉的工資加起來也就幾百元錢,其中就要拿出三分之一給公婆寄回去,梅姍沒有怨言, 還覺得一個男人對父母家人好,必然也不會虧待老婆孩子的。

然而,理想總是有一種朦朧的美好,現實卻是那樣無情地摔打女人的臉。梅姍生下女兒后,婆婆來幫忙了一年,卻讓梅姍像過了一個世紀那般艱難。

梅姍婆婆是來幫忙帶娃的,也帶來了老劉更深層次的「大男子主義」的實踐。每當老劉去做家務活的時候,婆婆就會用老劉干一天活累了,不讓干,然后就是各種說自己生完孩子后,如何做飯,做農活,最后還要用「城里的女人就是精貴」來說梅姍。

善良的人總是想著息事寧人,自己能夠干的事情,盡量不要引起家庭矛盾。然而, 女人的善良有時不僅沒讓自己的生活更好,反而會讓自己的日子越過越卑微。

婆婆因為嫌棄梅姍生的是女兒,不止一次當著她的面跟老劉說,這要是在鄉下就會被休了,總用沒有兒子養老來說事,找事。

梅姍婆婆帶了一年的孩子后就走了,說啥也不愿意再多帶半年,等著孩子可以上「小托班」再走。沒有辦法,梅姍只好請保姆幫忙帶娃,但她和老劉的工資就不能再給公婆寄三分之一了。

三毛曾說過:世間的喜劇不需要金錢就能產生,世間的悲劇,多半與金錢脫不了干系。有多少夫妻,因為沒有錢,生活過不下去,最終讓一個家庭分崩離析。

老劉因為梅姍不再同意給父母寄錢后,總是接到父母的電話訓斥,時間長了,他的內心就有了其他的想法。剛好他們所在的企業改制,老劉就跟梅姍商量著自己買斷后,拿著這筆錢去打拼更好的生活。

因為老劉有技術,買斷工齡后,很快就有小企業找到他,可以用技術入股加入到小企業里工作,不僅工資漲了一倍,還配備了一輛車。

有了錢,有了車的老劉開始「聽媽媽的話」了,怎麼看梅姍都不順眼,有了休妻再娶,生兒子的愿望了。最初的時候,老劉還主動給梅姍交錢,慢慢地就以各種借口拖延,甚至到了最后,老劉直接跟梅姍攤牌說,我們這樣,不如彼此放手,還是離了吧?

那時,梅姍已經45歲了,女兒還有兩年就大學畢業了。梅姍問老劉,是等不及了,還是來不及了?老劉明白梅姍的意思,主動提出,只要梅姍同意失婚,這套三居室的電梯房直接過戶到她一個人名下,另外再給30萬塊錢的補償。

梅姍其實早就知道老劉有了外心,而且找的也是有家庭的女人,所以,梅姍想著還是原配夫妻在一起的好, 如果不離,老劉回歸家庭,這事就算了。因為她早就查過老劉名下的存款,她還是覺得,人都會有走錯路的時候,記得回家的路就好,這樣女兒的未來也會有個完整的家。

老劉卻不死心,一心想要自由,想要兒子,想著自己美好的未來。在梅姐46歲那年,還是梅姐生日的那一天,她同意了協議失婚,而且是先把房子過戶到她的名下,再一次性給女兒存30萬的五年定期存款,給梅姐轉20萬。

當時,老劉已經是那家民營小企業的副總了,年收入比這還多,只是,看在家里的這套三居室的住房是老劉全款買的,梅姍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絕了。

失婚后的老劉很快就結婚了,但那麼多年過去了,老劉依然沒有兒子,不知道是誰的緣故?而失婚后的梅姍卻過得非常舒心,再也不用考慮深夜的老劉喝多了在哪張床上呢?

失婚十年后的梅姍比以前還有氣質,女兒研究生畢業后也回到梅姍的身邊,早就買了一套小公寓房,如今也有對象了,條件不錯,工作也穩定,這讓梅姍覺得自己還是被老天爺厚待的。

再反觀老劉,十年想生兒子的路上,不僅沒有生出兒子,還因為大環境的原因,從小企業里退休下來,沒有了曾經的風光和富足,小十多歲的老婆也開始嫌棄老劉身上的「老人味」,不僅分房分床睡,還給老劉帶了多頂帽子。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人世間的事情,唯有善才能夠保自己平安。退下來的老劉在一處醉酒后腦梗了,經過搶救后,如今能夠自理,但行動和語言還是有些障礙。他老婆不僅轉移了家里的存款,還跟老劉提出了失婚。

老劉當初為了娶這個小十幾歲的老婆,不僅在后來的房產證上只寫女人一個人的名字,還把自己掙的錢都交給她管理。如今要失婚了,女人早就把房子過戶到自己兒子名下,存款也轉移了。

老劉只有一套當年跟梅姍在一起的福利房,遠離市區,還是個老破小的社區,交通不方便,醫療不方便,購物不方便。

失婚后的老劉此時才醒悟:沒有哪一個女人能跟梅姍那樣對待他,跟他吃苦受累,愿意把收入的三分之一寄回老家給公婆花,再也沒有女人跟梅姍那樣在意他的身體,給他清理酒后的污垢,惦記他的身體,囑咐他要愛惜自己。

此時的老劉帶著萬分歉意,找到梅姍懇求復婚,發誓要用自己的余生來補償對梅姍母女的傷害。然而,有些事可以原諒,有些錯是不可原諒的。

梅姍不僅拒絕了老劉的懇求,甚至還拉黑了他的所有練習方式,當初有多深的傷害,現在就有多深的「絕情」。老劉找過女兒,想著讓女兒幫忙自己給梅姍說情,可女兒告訴老劉說,梅姍就四個字「絕不回頭」。

楊絳先生對婚姻特別通透,她曾說過: 「中年夫妻全靠良心,激情退去時,婚姻才剛剛開始, 婚姻的本質是陪伴和責任,而成熟的愛靠的是良心,人生的后半程全靠責任。」

人到中年的老劉執意選擇失婚,就不要后悔自己的晚景凄涼,想要回頭,先問問自己何曾善待過對方,若沒有好好善待過對方,沒有良心的人,誰也不會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