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變得不想說話,也不愿跟人來往,往往意味著這三件事

li李 2022/12/20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個人變得沉默了,并不是清高自傲,而是漸漸地活明白了,也真正成熟起來。

當找不得可以說話的人時,寧可做個「啞巴」,當周圍沒有同頻共振的人時,寧可獨來獨往。

他們用沉默代替了聲張,用獨行代替了合群,他們開始探索「屬于自己的人生」。

01

只為自己所想要的而奮斗,不愿為無關緊要的事情浪費一分一秒。

「此生為一大事而來。」當一個人認清自己的責任與使命,清楚自己的向往和追求,便開始結束那種渾渾噩噩的日子,爭分奪秒地與時間賽跑,力求在有生之年最大限度地激發自我潛能,燃盡生命。

國學大師李叔同,年輕時,便博覽群書,愛好廣泛,在音樂、美術、書法等方面造詣頗高,還是戲劇活動家,是中國話劇的開拓者之一。

然而,他逐漸看破紅塵,在38歲那年,決然舍下妻兒,皈依佛門,法號弘一。

從翩翩公子到成為留學生,回國后投身教育行業,繼而成為道人,最后遁入空門成為和尚,每一種身份,李叔同都做到了極致,給世人留下了「半世繁華半世僧」的背影。

他用「悲欣交集」四字作為自己的遺言,在《沒有什麼不可放下》一書中細數從容淡定過一生的感悟,給人們留下了關于「如何過好這一生」的智慧和解答。

堅定地「愛我所愛,行我所行」,是弘一法師一生的實踐,也是很多人的望塵莫及。

因為,這意味著,若自己的選擇與大眾的期許背道而馳,也許會被全世界拋棄,也許會拋棄全世界,無論哪一種,都會遭遇強大的阻力。

想要堅持下去,不爭不辯就是一種態度。

當一個人心意已決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時,他便能舍下一切束縛,能沖破一切阻礙,只顧跟隨內心的指引,去修行,去實踐,去闖蕩,去拼搏。縱使結局不遂人意,他們也無怨無悔。

02

面對不同層次認知的人,多說無益。

最近看到網絡上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有時候你覺得跟一個人交談舒服順暢開心,可能不是因為你們是一類人,而是因為對方比你聰明得多。

深以為然,一個視野開闊、見識豐富的人,在面對那些「段位」遠低于自己的人時,常常表現得謙遜、包容,讓對方如沐春風,如果遇到有意刁難,他們也深知,沉默是最好的反擊。

當一個人處在不斷攀升的階段,有幸遇到很多比自己更優秀的人時,便會意識到自己的無知和渺小,謙卑之心會讓自己變得沉穩、低調,不再口出狂言,不再自以為是。

越是讓自己不斷攀升,認知水平提升到一個新層次之后,越是不再與身邊那些「無法對話」的人有過多交流。

對于那些偏頗的、固執的看法,只要對方一開口,就已然敏銳地嗅到了其中的「火藥味」,以「聽而不聞」退出有可能一觸即發的「辯論」,明眼人一看,就已知分出了高下。

那些虛情假意的話,那些惡意攻擊的話,那些阿諛奉承的話,如同一個個編制好的程序,就讓其「走流程」罷了。

那些明顯的錯誤、那些包藏的禍心、那些陰險的試探,就讓他們自說自話吧。

時間會給出最后的答案,一切不言自明。

03

經歷過大苦大難,不愿再敞開心扉。

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能與人言無二三。

人生的旅途中,有過太多不為人知的心酸和苦楚。煎熬過后,方才知曉,一切只能自己扛。

那些哭訴,那些傾訴,要麼是自揭傷疤,為他人提供笑料;要麼是泄露「天機」,讓他人盜取自己的創意或想法,捷足先登。

此時,安安靜靜地做個看客,不光是看別人,也是反思自己,在靜謐的世界里,撫慰受傷的心靈。

出生于春秋時期的息夫人是陳國國君的女兒,她面如桃花,美若天仙,通過政治聯姻嫁給了息國國君,被稱為息夫人。

息夫人的美貌,引得了楚文王的垂涎,他舉兵大敗息國,俘虜息侯,使之作為楚國守城門的兵士。本來打算與息國同存亡的息夫人,為了保全息侯性命以及避免息國生靈涂炭,忍辱嫁給楚文王,成為了楚夫人。

雖然楚文王對息夫人百般寵愛,息夫人也成為了楚文王的賢內助,但她從來不與楚文王主動說話。

楚文王問及息夫人不言語的原因,她戚然回答:「我一個女子侍奉兩個丈夫,又求死不能,還有什麼好說的?」這是一個弱女子,用沉默的方式捍衛自己最后的尊嚴。、

對此,王維寫詩感嘆道:「莫以今時寵,難忘舊日恩。看花滿眼淚,不共楚王言」。

歷史上,息夫人的忍辱負重,不單單表達了她對息侯的愛戀之深,也在客觀上助力了楚國的發展,為后來楚國稱霸奠定了基礎。

由此可見,那些不愿多言的人,是心有溝壑,卻淡定從容的人,他們的「不言不語」成為了「此時無聲勝有聲」,成為了一種力量。

04

結束語:

當一個人變得不想說話,也不愿與人往來,不是他們越來越孤僻,而是越來越獨立。

時光匆匆,步履不停,當所有的時間和經歷都用在了「做自己」上,人生便開啟了新的征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