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途不順的人,身上有這兩個特點,需要改正

li李 2023/01/07 檢舉 我要評論

荀子說 :「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

人不怕命苦,就怕怨天怨地怨人,誤以為社會捉弄了自己。

擅長改變命運的人,把「命苦」當成一種體驗,一段經歷,而不是一輩子的負擔。

當然,在改變命運之前,要認識命運,對癥下藥,順勢而為。「命苦」就藏在生活的細節、人生的歷程、家庭的格局之中。

通常來說,命越不好的人,身上越有以下兩個特點,需要改正。

01

惡莫大于縱己之欲。

欲望是人遭受磨難的根源。

因為欲望過多,因此人生的歡樂和幸福,生活的煙火氣,別人的關心,都會被扭曲。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也會樂極生悲,反而進一步助長了內心的欲望。

唐朝初年,有一個將領王文度。

655年,程咬金帶隊,王文度任副大總管,蘇定方任前軍總管,向西出發,討伐阿史那賀魯。

蘇定方打了勝仗。王文度非常嫉妒,怕自己的位置被去掉,怕名氣被掩蓋,于是背后搗鬼,向程咬金建議,及時退回,保全實力 ,「賊來即戰,是謂萬全」。

當蘇定方攻克了恒篤城之后,城里很多士兵投降了。王文度說 :「等到我軍班師,這些人肯定還會做賊。不如把他們全殺了,分掉他們的財物。」

為了顯示自己的判斷是對的,增加自己的功勞,王文度把投降的士兵謀害了,引發了人們的不滿,到處都有騷亂。唐軍名譽毀之一旦。

唐高宗知情后,讓王文度下獄。《三國史記》記載,他突然發病暴死。

不管任何一種結局,王文度都是咎由自取。

他為了一己私利,做出不齒的事情,害人害己。

不難發現,一個人的欲望占據了生命的主要位置,那麼就會做出不合常理的事情。 陷入到了「事出反常必有妖」的套路。

欲望多了,在做事的時候,就會不擇手段,想盡一切辦法來滿足自己的欲望。因而對做人的規矩,辦事的規則,道德法律,都置之不顧了。

欲望多了,在與人交往的時候,就會嫉妒賢能,排除比自己厲害的人。總是希望自己是天下第一人。從而得罪不少了,還把一批人拉下水。

欲望多了,就管不著自己,總是向利益伸手。正所謂「莫伸手,伸手必被抓」。

欲望多了,人性就迷失了,從而沒有了方向。得到再多的東西,也不會滿足,從而活得很苦。就像抱著一把金子,到處去尋找快樂一樣。金子雖好,但是把人累得氣喘吁吁。

《大戴禮記》里說:「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兇。」

當道德素質、做事能力無法支撐欲望時,命運就會急轉直下。你越是努力,越蒼白無力。痛苦顯而易見。

02

禍莫大于言人之非。

晚唐讀書人杜荀鶴說:「逢人不說人間事,便是人間無事人。」

他的這番感悟,是有親身體驗的。

雖然他考取了進士,但是很久沒有得到官職。畢竟,晚唐時,社會動蕩不安,讀書人的出路,也就難上加難了。

唐朝消亡后,梁王朱溫召見杜荀鶴。

當杜荀鶴趕到朱溫的府邸時,朱溫正在接待另一批客人。因而他只能等候。不料,這一等,就是半天,餓得肚子咕咕叫。他說:「我饑餓得很厲害,想回去。」府里的仆人送來飯菜,讓他繼續等。

挨到下午,他和朱溫見面了。根據朱溫的要求,寫了一首「無云雨的詩」—— 同是乾坤事不同,雨絲飛灑日輪中,若教陰朗都相似,爭表梁王造化功。

他使勁吹捧朱溫,因而得罪了很多擁護唐朝的人,名聲也因此變壞了。

《養一齋詩話》里如此點評杜荀鶴—— 杜荀鶴諂事朱溫,人品更屬可鄙。

不管是點贊,還是批評、爭論、嘲諷、規勸等,一開口就容易引來是非。最可怕的是,有人口出狂言,故意貶低別人,或者給人制造「梗」,引發矛盾和爭執。

常常貶低自己,用言語打擊自己的人,肯定是一蹶不振的。其內心的窮困的,壓根就沒有站起來的意思。

我們要知道,情緒是毫無用處的。只是破壞人生。

常常說人是非,那麼自己的人品是很差的。不分青紅皂白,阿諛奉承,也是錯誤的。因為心眼不好,才會口出惡言。

言語給命運帶來的禍害,這是「口毒」的征兆,不得不三思。

03

看過這樣一句話:「決勝大學聯考的不只是十年如一日的學霸,也有浪子回頭的學渣。人性偉大的光輝不在于永不墜落,也有墜落之后的蘇醒。」

每個人都是自身的設計師。如果一開始就錯了,後來可以修改,也能崛起。

因而,當我們發現自己命苦之后,不要戰戰兢兢,而是及時調整自己,做一個理智的人。

其一,丟到欲望,找到希望。

要分得清,什麼是欲望,什麼是希望,不要搞混淆了。有多大能力,就辦多大事情。如果能力無法支撐名氣和地位,就主動退讓,積極學習。

目標小一些,一步一步走,就能感受到心想事成的快樂了。同時,要提升道德素質,敬畏規則,不走歪路。

其二,管好嘴巴,沉默是金。

少說多做,多責備自己,少盯著別人。開口的時候,考慮自己能否為言論承擔責任。

千萬不要開口就來。如果說錯了, 馬上道歉,爭取別人的理解。修正了自己,別人仍舊會對你友善。

做人,遠離了各種禍害,幸福之神就如約而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