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退休老人說出了實情:晚年以后,最親的人不是老伴,不是兒女

li李 2022/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沒有刻骨銘心的體驗,很難說出發人深省的實情,慣性思維的對錯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A女士,60歲,老伴到底能不能算作我最親的人,取決于我的老伴能不能跟我白頭偕老。我的老伴很明顯不能,只因早在三年前,我的老伴就與世長辭了,即使是最親的人,也充其量算作是過去最親的人。至于兒女是不是最親的人,不是看兒女當下如何說,而是看兒女在我久病床前的時候如何做。

我拿我的親身經歷來說話,不要把養老的希望全部寄托在老伴或者兒女身上,雞蛋唯有分散在兩個以上的籃子里面,由此才能夠確保雞蛋更加安全。因此我會在失去老伴這一個依靠以后,除了把兒女當成我的依靠,我還要靠我自己。只要我后半生的身體一如既往健康以及強壯,又具備物質基礎,既然自己接近完全能夠靠自己也就沒有后顧之憂。

B先生,65歲, 我和老伴現在是相處的過程,即使過程再好,結果不好,老伴也沒有資格成為我最親近的人。老伴如此,兒女亦然。評判老伴或者兒女是不是最親的人,我始終會以結果為導向,如若結果證明老伴跟我失婚,如果結果證明兒女是啃老族,將會另當別論。

我會在晚年做最好的準備,做最壞的打算,因此我還會把兄弟姐妹當成最親的人。兄弟姐妹歷經數十年的相處,從小就相互了解,長大了相互照應,到老了相互陪伴就是情理之中。即使兄弟姐妹有發生紛爭的先例,也是極個別的先例,我相信我和兄弟姐妹會手足情深,哪怕是父母走后,我在這個世界也會擁有數一數二親近的人。

C女士,70歲,我勉強算得上是老伴最親的人,然而老伴未必是我最親人。老伴生活不能自理已經多年,一路走來都是我在照顧以及伺候,未來恐怕會從始至終離不開我的照顧以及伺候,等到我需要被照顧或者被伺候的時候,老伴不是有心無力,就是既無心又無力。

兒女就更不用說了,兒女既不讓我省心又讓我鬧心,從來沒有盡過孝,現如今我還能夠動彈,兒女尚且對我冷言冷語或者愛答不理,兒女的所作所為體現不出半點孝心,因此與其是我剝奪兒女成為最親的人資格,反倒不如是兒女主動放棄成為最親的人資格。迄今為止我發現,原來我尚且健在的母親才是最親的人,對我來說,母親在,最親的人就在。

結語:不要想當然老伴或者兒女是最親的人,除非符合條件,否則就是空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