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過六十才醒悟,「爭」了一輩子,真正屬于自己的,只有這些東西

li李 2022/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01

《莊子·養生主》中有言:「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

我們的生命是有限的,但人世間的知識和智慧是無限的。以有限的人生去追求無限的知識和智慧,這就有害了。

天地太大,我們太小,就跟大海中的一根針一樣,淪落其中而無從尋覓。 與天地萬物或者時光長河相比,人之生命長度,不過是彈指一揮間。

在這短暫的一生當中,我們都在思考這麼一個問題——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人活著,爭了那麼多年,有什麼是屬于自己的呢?

其實, 活著的意義,用余華的話來說,僅僅是為了「活著」而活著罷了。至于什麼東西是屬于自己的,這就要看人之眼光和境界了。

有些人認為,人活一世,爭奪一生,就是為了「錢財」二字。 但他們都忘了,錢財,那是我們帶不走的。哪怕是達官貴人,也帶不走一分錢。

有些人認為,人活一世,爭奪一生,就是為了「名利」罷了。但他們都忘了, 名利,那終究是塵世虛幻,軀體沒了,它就不存在了。

人,唯有到了晚年,才會徹底明白,真正屬于自己的,并非錢財名利。

02

一位老人家的心聲,爭那麼多,又有什麼意義呢?

村頭的老劉,今年已經63歲了,當過學徒,當過工人農民,也當過工廠老板,事業巔峰的時候,還跟一些達官貴人吃過飯。

以前的他,總是覺得自己要「爭」,把所謂的項目、錢財和利益,統統都「爭」到自己的手中。 在他看來,人生的價值就在于擁有一切。

后來,由于市場出現了問題,所以老劉的事業也徹底玩完了。那時候,跌落谷底的他就在思考,辛辛苦苦爭來的名利事業,終究有湮滅的那一天,爭那麼多又是為了什麼呢?

有一次,他偶遇到了一位老人家, 老人家在田地里面耕作了一輩子,每天都快快樂樂,開開心心的,絲毫沒有為了所謂的錢財名利而憂愁過。

老劉就疑惑,問道:「老人家,這耕田,就真的那麼快樂嗎?普普通通一輩子,真的能讓我們開心嗎?」

老人家望著老劉,微笑著說:「有自己喜歡的活干,親近著大自然,還能隨時回家看看自己的兒女和孫子,不就是我們這些普通人的幸福嘛?你們這些城里人吶,除了穿得比我們好,過得比我們富裕,就連吃的也沒有我們健康啊,為什麼我們要憂愁呢?」

老劉聽后,恍然大悟。那一刻,他才徹底明白,爭那麼多,除了跟自己過不去,其實沒有任何必要。

03

人這一生,真正屬于自己的,只有這些東西。

第一樣東西:快樂。

我們不妨問問自己,這所謂的「快樂」,我們多久沒有感受到了? 也許,我們從踏入社會的那一刻,就沒有快樂過了。

沒有錢的普通人,每天都為了「一日三餐」而打拼,為錢而來,為錢而往。有些人還為了錢財或者工作而丟了性命,實在是不明智。

哪怕是有錢人,也整天為了賺到更多的錢而憂愁。 他們身處于算計當中,就算吃著山珍海味,穿著綾羅綢緞,也不見得很幸福。

失去了快樂的我們,等于在這匆忙的人生當中,白活了一場。到了一定的年紀,我們才徹底頓悟,失去快樂的生活,其實毫無意義。

第二樣東西:知足。

俗話說:「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頭螳捕蟬。可悲螳螂不自知,還有黃雀在后頭。」

這番話,其實特別有意思。有點錢財的人,會過分貪心。誰知道,他們只是更有錢的富人的韭菜。而更有錢的富人,其實也是別人的韭菜。這,就是「生態食物鏈」。

做人,還是知足常樂比較好。 在「生態食物鏈」的框架當中,你不論如何爭奪錢財名利,都逃不過痛苦的折磨。唯有謹守本心,方能超脫于俗世人間。

第三樣東西:記憶。

有一位作家說過,我們終其一生所做的,就是在經歷不同的事兒,以此來充實自己的回憶罷了。

你是普通的打工人,那你就有著打工人的記憶。你是大老板,那你就有著大老板的記憶。反正你所處的環境不同,那你所擁有的經歷和記憶也不同。

等我們到了老去的那一天,躺在病床上的我們,會無限感慨, 眼前皆是過往,腦中皆是態度,物質終究帶不走,只留回憶在心間。

04

寫到最后

如果有一天,你覺得累了,那我勸你還是「放下」比較好。人,拿起來簡單,但放下卻特別難。這種難,就在于我們的欲望,是無窮的。

人類,因為有了欲望而發展,也因為有了欲望而變得痛苦。就跟叔本華所說的一樣,人生就是一個鐘擺,在無聊和痛苦中徘徊。欲望滿足了,就無聊。欲望難以滿足,就痛苦。

人生,不過如此,又何必糾結?


用戶評論